每次听到这袁公公的动作和语气,龙弓子就感觉身上怪怪的,实在是不舒服。

    这一次朝圣大会并不仅仅是比武,也算得上是七绝堡七家之人的一大盛会,那就是祭拜兵祖。

    “龙大哥,等会就是我们七绝堡之人非常看重的祭拜兵祖了,兵祖可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你也跟我们一起来吧。”

    唐莺看着龙弓子,脸上有一些期待。

    “祭拜兵祖?不是直接上来就直接比试吗?对了,兵祖又是谁啊?”

    笑着看了龙弓在一眼:“兵祖可是我们七绝堡人心中不可侵犯的人呢,可是超级高手哟。”

    一听到超级高手,果然龙弓子就来了兴趣,笑了笑:“能够多厉害?”

    唐莺开始缓缓的跟龙弓子慢慢的说道。

    相传兵祖是一个非常善于使用兵器的人,在兵器上的造诣可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而且善于多种兵器,达到了令人恐怖七种,只是他锁擅长的兵器却不是刀,也不是剑。

    而是相对于江湖之人用得比较少的兵器,分别是:钩、枪、鞭、斧、棍、锤和暗器。

    当然这并不是代表他不会用刀和剑。

    兵祖也正是世人给他的一个称谓。

    听完唐莺的话,龙弓子心中也对着,一个人同时精通七种兵器,而且还每一样都这么厉害,这还是人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兵祖两个字可是当之无愧了。

    而且兵祖不但在兵器上的面的造诣很高,在境界上面同样是登峰造极,到了后来已经达到唯一一个被称为兵人合一的境界,兵祖可以说是当时数一数二的高手,而且为人低调。一生当中几乎没有对手。

    在兵祖年轻的时候就是江湖上的高手了,他并不是不会用刀和剑,据说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仗剑走天涯的。只是后来开始研究起了别的武器了。每一种兵器都研究出来了一门绝学,研究出一种后就换另外的兵器,也就是说他一生共研究出了七种武器,也就是七招绝学。

    龙弓子听得有些玄乎,世间竟然还有如此高手。怕是现在江湖上自己知道的那些高手都要比这兵祖差上很多吧。

    但是在七绝堡当中是实实在在记载有这么一个人的。

    当时很多人都想拜兵祖为师,只要学会了其中一种武器的绝学,那都是可以在江湖上叱咤风云,其中还有一位在当时江湖上已经很有名气的高手前来拜师,可都被兵祖拒绝了。

    那个人好像正是用枪法之人,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挑战兵祖,而兵祖对于这些真心前来挑战的人是不会拒绝的,结果可想而知,兵祖用枪法将其击败。并且打得此人心服口服。

    然后那个人就有些死赖着的感觉,非要拜兵祖为师。兵祖告诉他,两人修炼的虽然都是枪法,但是两人的心境和枪法的路数都大不一样,如果强行学习自己的枪法,那便很可能会走火入魔。

    可是那个人不依不饶,也很有毅力,在那寒冬大雪的天气,跪在了兵祖的门前七天七夜没有起身,最后兵祖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告诉他,自己不是不可以教给他自己的枪法,只是想要学的话,得忘掉之前所练习的枪法。

    当时那个人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下来。最后兵祖还是将自己的枪法教给了他。

    回去之后那人又怎么舍得忘记自己练习了几十年的枪法,并没有将兵祖的话放在心上,就开始练了起来,最后真的导致了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之后引起了一番大屠杀,同时学习了两种枪法,实力要比以前大幅度的提升,直接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能够制得住他,许多高手都被打伤,最后还是得请兵祖出山。

    兵祖无奈,毕竟这也是自己的种下劫数,跟那人大战了几天几夜,其实按照兵祖的实力,要是用全部的实力肯定不需要这么久的时间才获胜,而是他一直都坚持用枪法与之对战,最后兵祖也是受了很严重的伤,但在这一次当中,兵祖因祸得福,全面的突破的自己的武学造诣和境界。

    据说兵祖也是为数不多的超越了三阶九境,达到了另外一个境界的人。成为了当时武林当中的第一人。

    之后兵祖根据自己的物色,收了七名心性尚佳的弟子,根据七个人的性格和体质,分别就将自己的一门兵器教给了他们七人,那七个弟子的后人,也正就是现在的江湖七绝堡。

    “那这兵祖是什么时候的人啊?”龙弓子就像听故事一样把这兵祖的事迹给听完了,整个人还觉得有些恍惚,这个人应该是他映像当中除了自己武当派前那位老姓的大能突破了三阶九境之外的第二人了,可那都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

    唐莺抬头算了算“至少有好几百年前吧,他弟子的后人才是我们七绝堡,而我们七绝堡在江湖上也有好几百年的时间了。”

    唐莺给龙弓子讲述着,她心中认为肯定有兵祖这么一个人,但是这些事迹和实力,虽然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是祭拜兵组这个事情却成为了每一次朝圣大会开始前必不可少的仪式。

    所有的人都来到了属于自己的区域。这兵祖祭拜马上就要开始了。

    七位堡主缓缓的走向了在最中央的圆台,圆台上面有气根形状不一的柱子。他们将自己手里的武器都放在了这七根柱子上面。

    随着武器的放上去,七根柱子的中央轰的一下喷出了熊熊的烈火。

    七位堡主慢慢的俯跪在地上,站在看台上的弟子们也纷纷都跪了下来。就这样静静的等着。

    中间的火焰在慢慢的一点一点往上面升高,当这火焰上升到比石柱一般高,盖过了七把武器的时候,七位堡主同时站起身来将手伸进火中,用内力将火熄灭,然后拿起了自己的武器高高举起,七绝堡所有的弟子都朝着七把武器磕了一个头,然后才都站起身来。这样祭拜兵祖的仪式也就结束了。

    龙弓子作为一个外人,虽然不同这个仪式的意义何在,但毕竟是他们信仰的东西,于是也跟着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

    七位家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这个仪式结束之后这一次的朝圣大会也就算是正是开始了。

    又轮到了袁公公说话,只见袁公公拿出来一张圣旨,众人又都跪了下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七绝堡之人听令,本次朝圣大会将会在七绝堡之中选出四位最优秀的弟子,且每家只能有一位弟子,由我带回朝廷,由朝廷悉心栽培,成为为朝廷效力之人,钦此。”

    这七绝堡虽然被世人称作江湖七绝堡,但是实际上现在还是成为了附属朝廷的势力。不过这些就是他们这些掌管者手中的事情了。

    这一次的比试对于大多数弟子来说也就是一番历练而已,因为毕竟能够去朝圣的名额每家最多只有一个。那些名额早就被堡中的那些佼佼者所预定了。

    对于这些参加的弟子来说,本身能够来就是证明自己的实力了,能够与其他几家的弟子比试比试,正好可以看看自己的本事如何,也可以替自家争光,想想也都是不错的。

    当袁公公宣布完这一段话之后,场面上许许多多的弟子早就按捺不住,已经打算跃跃欲试了,尤其是之前那些唐家堡的弟子,要是对上了钱枫堡的弟子,非得好好教训他们一番不可。

    随着一声尖锐的声音宣布道:“朝圣大会,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