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组当中的抽签也出来了,第一轮由周家对战吴家,赵家对阵李家,钱家对孙家。

    周吴两家本来就是一家人,所以吴家的弟子干脆是直接认输了,这样对于周家的弟子可是省了一番力气,到时候吴家之人还可以与另外两个败者争名额。

    这让其他的弟子都表示很不满,可是也拿他们没有什么办法。规矩也没有说不能直接认输。

    这一轮钱家的人可是终于又赢来了机会,在这一组当中他们派出的弟子实力是在钱家当中仅次于领头人的实力。

    赵家赢下了李家,而钱家也赢下了孙家,吴家的弟子在败者组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又重新回到了四家之中。这一次的两两对战是周家对赵家,钱家对吴家。还好这一次周吴两家的人没有又抽在一起。不然再认输一轮,对于周家的人的来说那可实在是捡了大便宜了。

    这一组的比试尤为好看,尤其是钱家的那名弟子,每一战都是奋力相拼,竟然还真的让他最后打败了周家的弟子成为了这一组的黑马。

    接下来钱家堡的弟子对战唐家堡的弟子,这下可好看了,之前在来的路上就结下梁子。钱家的弟子此时都无比兴奋,而唐家堡的弟子更希望唐书能够将其打败。

    钱家的弟子能够从这一组当中脱颖而出,现在无论是气势还是心性都到了极点,而且在他眼中,这已经是到快嘴边的鱼肉了,就当做现在已经赢了,只是还想好好羞辱他一番:“小子,你最好是先后直接认输吧,到时候可别怪我钱发虎没有手下留情。”

    唐书眉头稍微皱了一下,没有跟他一般见识,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声:“请吧。”

    两人站在了台子中间。

    钱发虎手里立着一杆长枪,而唐玄音手里拿的却是长剑。

    周典在坐在自己位置上认真的看着这场比试,这唐书虽然实力是绝对不如他,但是上一次跟他对战的时候,要是唐书是在跟自己搏命的话,那一瞬间自己可能还真的死在他的断剑之下。

    看到钱发虎这得意万分的样子,周典冷哼一声:“哼,这钱家堡的傻大个,还真的以为自己能够打得过唐书不成?”

    坐在他旁边的吴家弟子感到有些惊奇:“怎么,想不到周兄也有对人如此高的评价?我却一点都看不出那唐家堡的小子有什么厉害之处?”

    周典笑了笑:“吴兄,这场比试你好好看,你往后面看着就知道了,这一场比试我可以肯定的说唐家堡赢定了。”

    “既然周兄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好好看看在唐家堡有何过人之处吧。”

    场上几乎所有的人都打心里小看唐家的人,只有周典不一样,周典自身也是一个很自负的人,但是上一次从唐家堡回来之后,就对他们的看法完全不一样了。

    除了唐书,更让他看中的还有一个人,往唐家堡的看台上一扫,正好是看到了唐玄音,心中笑道:“要是你也来参加这次朝圣大会的话,肯定会震惊这里所有人的,有机会的话,还真想好好的跟你打一场呢。”

    首先动的还是钱发虎,脚尖用力踢在了长枪之上,长枪爆射像唐书,然后身体飞身而出,跟在了长枪之后,唐书不敢大意,对于如此猛攻,大不了先避其锋芒。脚下身法往旁边躲闪开来。

    一看唐书躲得还挺利索,钱发虎冷笑道。

    “唐家堡的领头人原来就只会躲啊,要是我们钱枫堡的弟子到了你们那,只怕是个个都是领头人啊。哈哈。”

    钱发虎的损话的就跟他的枪法一样犀利。

    空中一掌拍在长枪之上,变了一个方向,又直追向唐书身前。

    唐书再次躲开,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己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正面接上这道长枪的。

    看到这唐书躲来躲去,台上的钱枫堡弟子不干了,满满的都是嘘声。

    要论实力,唐书可能算不上唐家堡弟子当中的翘楚,可为什么唐正东会把他放在领头人的位置,那就是这小子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沉得住气,在关键的时刻能够,也是唐家堡不可多得的苗子。

    唐正东再在看台上看到此番比试的时候,都手心紧张的冒出了汗。

    这长枪是随着钱发虎劲力催动,只要看清楚他的出手方向,还是很好躲的,这一招也是他从唐玄音那里学来的,只是他没有像唐玄音那样的天赋,能够在暗中布置无影阵,对他说实在是有些夸张了。

    任然在找着钱发虎的破绽。从身后摸出一道飞镖朝着枪尖射去。

    “叮。”

    铁镖只是砸在了枪尖摩擦出一阵火花,就弹飞而去,可是依旧阻挡不了这凌厉的枪法朝他刺来,唐玄音的眼神突然眯了一下。又是纵身往后推开。

    又是一道镖过去,依旧被弹开。

    接着还有两道,三道,四道,通通都被枪尖弹开。

    “小子,你这样的也叫做进攻手段吗?就算你将你身上所有的镖都射完,又能怎么样呢?实力的差距你是没有办法弥补的。”

    可这一次面对着钱发虎的朝他捅来的长枪,唐书竟然没有选择再躲开了。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但依旧是一道飞镖,手上的内力四起,用力将飞镖甩可出去。

    飞镖再一次砸在了枪尖之上弹射开来,好像跟之前完全没有什么变化。

    眼看着长枪就要朝着他过来,要是再不躲开了话,这一下就要直接被捅穿了。场面大多数人都以为惨案要发生了,纷纷不敢直看,唐莺更是吓的面色惨白,龙弓子的拳头也紧紧的握住。

    就连钱发虎也以为自己要一枪捅死他,可是他现在也收不住力了。

    “既然你想死,那就别怪我了。早就跟你说过了。”

    一瞬间眨眼而过。

    可是结果根本就没有像所想的那样发生惨案,这枪尖根本就没有捅到唐书的身上,而是在他的耳边风行而过。

    这一瞬间,钱发虎的瞳孔猛张,脑袋中有些空白,脑中只有三个字:“不可能。”

    “什么?”竟然是擦身而过?”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谁都感觉就要捅上去了,这唐书到底干了什么?

    因为周典从一开始就仔细的看着唐书的一举一动,也只有他会去关注这些了。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是利用手中飞镖与枪尖相撞,从而使枪尖改变了一点细微的方向,可能拿枪的人没有什么感觉,在场的人也都看不出来变化,但是在这远距离的行径当中,就刚好偏了一个身位。

    这个人的心思到底缜密到了何等地步。这是周典给唐书做出的评价。

    还在震惊之余,唐书可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钱发虎的身形还是在跟着长枪一样擦身而过,隔得太近,根本没有调整的的余地,唐书身形一扭,势大力沉的一腿可是实实在在的踢在了他的肚子上面。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钱发虎随着他的长枪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唐玄音这一脚就将他踢得吐了血。

    “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钱发虎怎么都想不明白。使劲的摇着头,拿起旁边的长枪,慢慢的站起身来,咬牙切齿的怒视的唐书。

    “你小子,我一定要将你狠狠的踩在脚下。”

    唐书之前还有些紧张,当他正在的进入了战斗之后,这脸上的从容已经诠释了他现在的状态。

    “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情让你认清楚,那就是在这一组我才是领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