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书的这一句话看上去很平静,但是越是这种平静,散发出来的无形的气势越让钱发虎心里感到慌乱。(书^屋*小}说+网)

    一下被唐书的这一句话给震慑到了。可是他心里还是不甘。在他的心里依旧是看不起唐家堡的人,明明是实力最弱的,自己前面也打败了其他几家的高手,眼看着自己就要打败领头者成为优胜的七人之一,怎么可能输在唐家堡之人的手里。

    场面上还有很多人没有看明白唐书到底做了什么。连钱发虎自己都没有弄明白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与大多数人的想法一样,那就是巧合,只要自己接下来用点心,就能够很快的将这什么狗屁领头人给打败。

    钱发虎站了起来,他打心里看不起唐书,但也不敢像之前那样完全小看他了。

    “尖枪三刺。”

    这次一上来就打算用自己强硬的招式将唐书打溃。提着长枪直袭而去。

    唐书只能用手中铁剑相档。

    不得不说,这钱发虎还是有几分实力,对于用长枪的人来说,本身也对剑有一定的优势,而且唐书的在剑法上的造诣也的确不怎么样,才接上两招,就落入了下风。

    唐家堡的弟子又看的很揪心起来,他们也不知道唐书要如何才能战胜他。

    在这种硬战当中,唐书的眉头一直都没有松开过,他可是吃了不小的亏,稍有不慎就会被这枪法破掉。

    冷静的想了一下,尽管面上可能不好看,但想要赢下来,还是的先避其锋芒。他的轻功还算不错,唐家堡除了暗器之外,其轻功其实可以在七绝堡当中算的上是顶尖的了,因为对于使用暗器的人来说,有时候没有好的轻功支持,是没有办法发挥其真正的实力的。

    根本不管钱发虎如何出招,唐书反身就直接开始跑,场面上又变成了你追我赶的局面。

    周典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倒要看看这一下唐书到底要怎么做。

    钱枫堡的枪法,历来以刚猛犀利著称,要是刚正面的话,能打你喘不过气来。可面对这样的打法却毫无办法,钱枫虎是气得不轻,自己的本事根本有心无力使不出来,这让他心里越来越难受,也越来也烦躁。

    “你这懦弱的人,就不敢跟我正面一战吗?”实在忍不住骂道。

    对于这样的激将,唐书是绝对不会上当的,无论他怎么说,自己反正跑自己的。

    这钱发虎也是个愣头青,一直追着唐书不放,他认为只要抓住一点机会,一招就能够将其捅翻。

    这样的比试对于看台上的弟子来说,的确有些乏味了,只有唐家堡的弟子兴奋不已。

    这一来一回,追了了十几个来回,钱发虎硬是连唐书的一根毛都没有摸到。

    “差不多够了吧。”钱发虎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停下身来怒吼一声。两只手同时握住了长枪,一道力劈华山的劲气朝着唐书直甩而来。

    这一道将内力凝聚在枪尖所发出来的劲气若同一道鲨鳍划浪而来。

    “这下看你往哪里躲?”

    其实这一道劲气看上去威力的确很大,但速度并不见得快到哪里去,钱发虎知道唐书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正面相扛的,总得躲开,只要抓追他往两边躲开的时机,那这一场无趣的比试就结束了。

    暗器可不仅仅就只有什么飞镖,银针,在唐家堡这样的暗器世家当中,还有着许许多多种类的暗器,唐书背后摸出两颗弹丸,在自己脚下扔出了用力甩出,这是两颗烟雷,从地上突然冒出两股黑丝的浓烟,将自己隐匿在其中,让钱发虎根本不能准确的捕捉到自己的身形。

    “什么?”怎么都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鬼东西。

    钱发虎愣在那看着那道劲气从烟雾中穿过,并没有打到唐书。自己却不知道该如何迈步。

    烟雷之中好反倒冷不丁的传来几道暗器,让人防不胜防。

    龙弓子在看台上面大笑:“这唐家堡的暗器真的名不虚传啊,唐书还真有一手。”

    唐莺此时也笑了笑,其实我们暗器的种类可有上百多种呢,只是有很多暗器平时都用不到而已。

    “几百种?竟然有这么多吗?”听到这个数,龙弓子有些惊讶。

    “好了,龙大哥,其实唐玄音可是会很多中暗器的,你到时候请教他便是,我们还是先看唐书大哥的比试吧。”

    “恩。”龙弓子点点头,毕竟比试还没有结束。

    看了看下面的局势,还是对唐书很不友好,尽管现在能够躲在烟雾里,等一会这烟雾散了,到时候还是很难办,只要这钱发虎不会傻到冲进去,慢慢等着烟雾散掉就好了。

    “噗。”

    龙弓子差点被自己一口气噎着,刚刚这么想完,这钱发虎就直接冲进了烟雾当中,

    这下好了,台面上就一团烟雾,什么东西都看不到了。

    这唐书也没有想到会直接这样冲进来,本来还想趁着这段烟雾退散时间好好想想该怎么对付的。

    在这个烟雾当中,其实自己也看得不是很清楚,这样的招式先自损八百,但是凭着多年练习暗器的嗅觉,要比平常的人要敏锐得多。

    “左边吗?”抬手一道银针朝着左边试探的射去。

    “哎呀。”突然从一声奇怪的声音从烟雾中传来。

    这唐书随手的一针,扎在了钱发虎的大腿之上。传出一道莫名的痛呼。让呼声唐书差点分了神。

    “到了前方?”神色一动,只要钱发虎一动,唐书就能够大概感应到他的动向,手中又是摸出三根银针朝着前方射去。

    “咦,有些奇怪?”唐书此时还是显得很谨慎。刚刚那三根针过去,一根都没有刺到他的身上,而且人呢?

    “什么?”唐书大呼不好:“什么时候?”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出来,而且已经来到了唐书的身边,唐书能够观察到他的手上是没有武器的,难道刚刚那个是假象?

    “受死吧。”钱发虎猛拳直接朝着唐书砸来。

    现在的状况就像之前唐书打钱发虎一样,根本没有躲的空间。

    此时场外面的人都不知道这烟雾里面到底如何,只是扯着头观望。

    没过多久,这道烟雾也随之散去。

    唐玄音低头轻语:“分出胜负了?”

    “好像是唐书赢了?”

    因为在场面上,唐书还是站着的,而钱发虎已经趴在了地上。

    “是唐书赢了?”

    “你刚刚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钱发虎痴痴的还没有回过神来。

    “这个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我认为没有必要告诉你。好了,到这里就结束了。”唐书捡起自己的剑,已经准备走下去了。

    对于这钱家的人,他实在不不想多说,无论是之前来的路上那一番嘲讽,还是他在场上的态度都让他很不满意。

    可钱发虎还双手撑在地上,眼睛通红,满满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会输。”

    听到唐书这样的语气,他认为唐书这是在赤裸裸的侮辱他,再加上之前比试的时候一直被他牵着鼻子,心中突然一下怒火中烧,

    “不,我只是这一招败了,还没有结束。”

    猛地从地上爬起来一个前冲直接撞向了唐书,唐书也感应到身后的危险,可这一次无论他的敏锐力多么厉害也来不及反应了。当他转身的时候,钱发虎的的头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噗。”

    鲜血从嘴里,人已经倒飞出了数米远。实实在在的砸在了地面之上。直接昏死了过去,

    “唐大哥。”

    “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