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没有想到最后会出现这样的一幕,唐家堡的人都全部看懵了。(书屋 shu05.com)连在场的其他人,包括钱枫堡的人都没有想到钱发虎竟然会如此冲动。

    周典更是怒拍着椅子:“混账”

    然后转眼看着坐在自己不远处钱枫堡的领头人钱源:“这就是你们钱家的作风?”

    坐在那的钱源也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反驳,他对于自家弟子这样的做法也非常不满意。

    龙弓子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下去,梯云纵来到了唐书的身边。

    “唐书,振作一点啊。”

    来到了唐书的身旁,将他头抱起。给他输入了一丝内力。也让唐书渐渐的醒了过来。

    “咳,咳。”

    唐书的表情有些痛苦,这一下的一撞可实在是不轻,直接给撞出了内伤。现在唐书的体内都显得生疼,还好龙弓子这温润的太极神功给他

    “多,多谢。”还是艰难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你别动。”

    朝廷的人也走了上来,查看了一下唐书的伤势,眉头微皱:“五脏六腑都受了不小的伤,这一下,怕是不能作为领头人参加后面的比试了。”

    谁也没有想到有这样的变故。这一场比试如果真要算的话,可以说是钱发虎赢了,可于情于理,明面上唐书已经赢了,而且最后唐书已经没有想要再战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偷袭实在是很不光彩。

    朝廷取消了他的比试资格,可尽管这样,唐家还是必须得派出一个人来做领头人,但在唐家堡弟子当中,除了一个死活不愿意上场的唐玄音,就只有唐书来承担这个重任,也在找不到能够像唐书这样的人了,非要派一个上去凑数的话,还不如不去。

    唐正东此时也非常的恼火,可他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也就只能弃权了。

    “我来。”一道声音传到了众人的耳中,正是龙弓子发出的声音。

    所有的人都朝着龙弓子看去,他们都没有看到过龙弓子,而且看上去龙弓子的穿着打扮也不像是唐家堡的人?还都没有搞清楚是哪里来的,就要说什么代替唐书出战。

    就算心是好的,但这毕竟是七绝堡弟子的当中的比试,一个外人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参加的。

    一时间众人的议论声纷纷,龙弓子一下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尴尬的站在原地,自己也只是一下冲动。

    “他是我们唐家堡的人。”此时唐莺突然站了起来。

    让一旁的唐正东都楞了一下,不知道她要干嘛。

    唐莺开口了:“他是我的未婚夫,按道理说已经算是半个我们唐家堡的人了。所以能够代表我们唐家堡出战。”

    这话一出,让所有的人一片震惊,其实唐莺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这一番话,脸上闪过一抹嫣红。

    那些唐家堡的弟子个个炸开了锅,心中凉了大半截。

    就知道这小子肯定跟大小姐纠缠不清。这下心目中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但是也有人对龙弓子抱有着一线希望,要是这小子实力不济还出来逞能,万一丢了唐家堡的脸,那他们肯定会要他好看。

    龙弓子也楞了一下,这个未婚夫也有点太吓了人吧。

    但唐正东对唐莺的话也没有说什么,意思就是表示了默认。

    既然唐莺都这样说了,而且唐家堡的人也没有异议,商量了一番之后,袁公公也发话了:“这个事情的确也是属于意外,既然唐家堡的人都这么说了的话,那我也没有异议,就让这位小兄弟作为唐家堡的领头人吧。”

    龙弓子听到这话,不管怎么样也都放心下来,俯下身子将唐书扶起来。

    “龙兄弟,还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唐书有些虚弱的说道。

    “你说,我一定会答应你的。”

    唐书紧紧的抓住了龙弓子的手:“龙兄弟,可千万不给我们唐家堡丢脸,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听到这样一番话,龙弓子的心中也为之感动,重重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道:“放心吧!一定不会给唐家堡丢脸的。。”

    之后唐家堡的弟子下来将唐书扶了回去,而龙弓子就坐到了原本唐书的位置之上,

    周典虽然是个自傲之人,但是还算明事理,对着龙弓子说道:“小子,希望你有些本事,到时候要是实力不济的话,可千万别怪我下手重了。”

    龙弓子也是一笑:“放心吧,这一次不会让任何人失望。”

    一段风波过后,比试还是要继续进行,现在已经第四组比赛已经打完了。

    后面还有三组,接下来还有李家,钱家和吴家三组比试。

    整个过程都很精彩,但最后的结果都没有人能够撼动领头人的地位。

    七组的比试已经都结束了。接下就是整个朝圣大会最精彩的时刻到了。

    最后的七位领头人之间的比试。

    看台上的气氛又活跃了起来。

    这七个人当中的比试是方式是跟上一次的排名来挑战的。第一名可以享受第一轮的免战权。

    其余六个人由第二对第七,第三服第六,第四对第五。

    不用想上一次依旧是赵家的第一,唐家的垫底。

    上一次第二名是吴家,也就说龙弓子遇到的是吴家的领头人,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吴家的人实力很强,可至少是在第一轮避过来周典。

    周家上一次第三,对阵第六的李家。而第四的孙家自然就是与第五的钱家相对了。

    所以这第一场比试,就是唐家堡的龙弓子对阵吴鸾堡的吴海。

    唐家堡的弟子一个心中现在都无比紧张。吴家的弟子就一个个很悠闲自在,仿佛已经早就看到了结果。

    唐书此时有唐家堡的长老为他疗伤,此刻已经好多了。

    他虽然平时都是很随性,但身为唐家堡的人,对于自家的荣誉还是看得很重,手指微微弯曲想要紧握,眼神中透露着明显对于之前的受伤表示心有不甘。

    龙弓子和吴海都走到了台前。

    吴海看着龙弓子,到没有露出轻蔑的表情,只是说道:“虽然不知道你的来历,也许你也有几分本事,但是遇到了我吴海,还是考虑一下下一场对战吧。或许今年的唐家堡不会再是最后一名。”

    龙弓子也没有很他废话,吴海这话不是没有一些道理的,这一战的确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但要让龙弓子就这样认输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现在已经有些兴奋了,看得再多,学得再多都不如打一架来得爽快。

    “虽然吴兄这么说了,但是凡事都得试一试。放心吧,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吴海轻轻谈了一口气:“希望吧!”

    龙弓子拔出来手里的剑,而吴海一根铁棍背负身后。

    “吴兄小心了。”

    龙弓子直接剑冲向了吴海。一棍一剑争锋而立

    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着龙弓子,唐家堡的人更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这七绝堡的每一样武器都是为了克制刀剑而创立。对上剑本身就有天然的优势。

    可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的事,真正打起来之后,龙弓子的太乙玄门剑竟然根本不虚吴海,这让唐家堡的弟子大喜。

    可事实并不是像这些人所想象的那样轻松。他也是在全力应对,这比他想象的还要棘手,要不是有着这武当的高级剑法。龙弓子在对拼的过程中早就败落下来?

    两人对拼了数十招,都不见任何一方占据上风,吴海的心中才是最为震惊的。这一战看样子是要拿出些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