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若是能够与吴海战成半斤八两,就算是输了,到时候对上另外一家的人,也是有很大的胜算的。

    唐家堡的弟子已经不奢求什么名列前茅,只要不是最后一名他们就心满意足了,哪怕是第六名对他们来说也是莫大的喜事。

    “吴兄这棍法可真不好对付啊。”表面上对着吴海笑道,心里却无奈道:“实在是拿这吴海没有任何办法啊!”

    自己这是第一次与那棍之人比试,首先吴海不是简单的对手,而且的确这棍子不好对付,一来是他很长,防守范围和进攻范围都很宽,二来是棍法运用的好的话可以说是非常的灵活,让人不好判断来路。

    其过程中龙弓子也好像发现了什么,自己之所以可以跟吴海看似打成平手,那是因为吴海好像一直都在防守。心中有种莫名的感觉,他的棍每一次就好像早就已经等着自己的剑招过来,就像是随手就挡掉了自己的招式。

    换句话来说实际情况就是是无论自己的进攻多么犀利,招数都始终破不了他一招一式,他的棍法借用的巧力卸掉剑力,这样打下去虽然是个持久战,可自己的消耗是要远远的大过于他,到最后始终都不能战胜。

    “这七绝堡弟子的都这么厉害吗?”龙弓子心中暗暗赞叹。

    不过还是由龙弓子先行发起了剑招,因为他必须找到对付这棍法的方法。这样一直下去可不行。

    一招破不了一直出招,龙弓子就不信还真的拿他没有办法,太乙玄门剑招式不断在手中变换。不想让吴海又喘息的机会,从而抓准他的破绽。

    一顿狂舞之后,然后就让他有些绝望了,自己的努力根本就没有换来成效,而反倒是让吴海差不多摸清楚了自己的剑路,抵挡起来更是轻松。

    龙弓子现在找到了自己了弱点所在,虽然太乙玄门剑是武当派的很厉害的剑法,但自己却只局限于会这一门剑法,若是这一招被人个看穿了,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看样子自己还是要多学习一些其他的东西。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先把眼前的解决再说。

    近战无果,那就拼内力。梯云纵往后退开数米。

    “唰唰唰”抬手瞬间三道剑气拔像吴海。没有直接使出剑点三星那是因为龙弓子觉得吴海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还在自己能够对抗的范围之内。

    吴海也不慌乱将铁棍插在地上,从棍身发出一阵嗡嗡的声音,内力从手中灌注到铁棍之上,在棍的周遭像是形成一道若有若无的屏障。

    果然,三道剑气在刚接触到铁棍周围的时候,就像碰到了什么东西,消散而去。

    “这小子,剑气有些犀利。”吴海也暗自道。

    龙弓子无意中捕捉到了吴海的眉头轻佻,嘴角微微扬起

    就这样能够挡下自己的剑气吗?那再来几道如何?

    看到吴海一直站在原地,始终都是在抵挡着自己的剑气,却从来都不主动发起进攻?难道他不会用棍甩出惊劲气?

    既然这样,吃一吃这一招剑点三星如何?一道加剑点三星呼啸而过。

    感受到龙弓子剑气的强大,吴海不敢大意,疯狂的将内力加持。

    很明显剑点三星那集中的一点死死的撞在了铁棍上,就像是两者在互相形成对抗一样。

    吴海额头上冒出了一丝汗珠,另一只手也直接抓在了铁棍之上。

    “这道剑气,很强,已经很久没有人能能够逼得让我用出两只手来抵挡了。”

    “吴兄谬赞了,敢问吴兄一句,你为何一直都不朝我进攻?”

    龙弓子说出了他一直的猜想,他认为这吴海就是一个以防守擅长的人,所以自己先出手是不会占到便宜的。

    没想到这话一出,倒是让吴海一惊:“怎么?想要我进攻吗?”

    “还请赐教吧。”龙弓子心中笑道,你的防守这么强?我就不信你进攻手段能强到哪里去。

    话音刚落,吴海举棍腾冲拔地,瞬间来到了龙弓子的身边。

    “什么?”龙弓子汗珠直落,真正再一次对上之后,才发现事情的不对劲,这吴海跟先前比,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有点,有点喘不过气。现在立马后悔了自己刚刚所提出的要求。

    怎么可能强成这个样子?

    这下就陷入被动的局面了,场上的优劣势在这瞬间就体现了出来。让唐家堡的弟子一个个忧心忡忡。

    其实在龙弓子的心中一直都有着一个误区,那就是这一次比试周吴两家本是一家人,他自然而然的就认为,两家将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周典的身上,这吴家的弟子固然不弱,但绝对不会太强。

    可事实证明他一开始就错了。这吴海的实力,估计这就算是在这一批人当中都不算弱。

    龙弓子只能选择闷声被一棍打中之后,借势梯云纵强行闪开,落地的一瞬间就将自己的剑插在了地上。

    还没站稳脚跟,头皮就感觉到一阵发麻。

    “速度也这么快吗?”

    吴海棍尖扫地而起,直逼龙弓子的下身。

    不得不直接放弃了手中的剑,踏在剑柄之上借力往上空躲闪。没办法只得双拳一招弱化的地若游龙崩像吴海,这一招本来是打算留着对付周典的时候用的。

    这一招毕竟是龙弓子最大的绝招,就算是弱化了,也一下让吴海好生吃了一下。放缓了自己进攻节奏。

    龙弓子必须得抓住这一瞬间的机会,身上太极神功狂运转,将所有的内力凝聚在了手上。正好在落下来的那一刻,俯身朝下握住了自己的插在地上的剑。

    吴海回过神来,看到龙弓子的此时的姿势,可以说是已经完全暴露了在他的面前,自己只要上前,就能够结束这一场比试了。

    提棍就要来到龙弓子身边分出胜负。

    终于算是将这一招完成了。

    “地盘云剑,起。”

    随着地面开始传来阵阵的波动,吴海脸色大变,想离来已经晚了。

    “玄武棍。”

    在这无数的剑气涌出地面的瞬间,吴海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手中的铁棍蛇形旋转,环绕在自己的四周,告诉的旋转挡住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剑气,这防守能力实在是让人感到可怕。这些密密麻麻的剑气竟然都伤不到他一分一毫。

    龙弓子突然想到,这吴家的棍法应该在兵祖创出来的时候就是一门防守的绝学,只是这周吴两家取长补短,所以这吴海又是精通防守,又擅长进攻。

    实在是太可怕了,若是这么一想的话,那周典的真正实力又会有多么恐怖呢。

    此时吴海还在地盘云剑的剑气圈当中奋力抵挡,虽然这样的比试,不像是上次在蓝河山与邪教之人厮杀,此时要是趁着吴海防守的时候冷不丁破出一道剑点三星肯定会被别人说是偷袭,然后嘘声一片的。

    但龙弓子这人,无所谓呀,反正脸皮厚。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一道剑点三星朝着吴海毫不犹豫的划来,这个时候这到剑气集中的一点的威力就体现出来了,剑气打在了吴海防守范围的下方,因为一点的力道的集中,让吴海手中铁棍一下失去了平衡,而且这一剑的威力不小,当他的玄武棍法被破停下来的那一刻,龙弓子笑了。

    吴海此时防守被破,又被这地盘云剑的剑气困在其中,龙弓子又一道剑气甩过去,将剑气劈散,算是救下了吴海。

    这一战,他算是侥幸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