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面上所有的弟子都完全瞠目结舌,说不出任何话来了。谁能想到这一场比试会是这样的结果。

    吴海在这剑气当中也受了一些伤,勉强的站了起来。

    “吴兄,有些得罪了。”龙弓子也知道自己有些赢的不好意思,连忙道歉。

    看了龙弓子一眼,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没什么,技不如人,怪不得你。最后一下还得谢谢你救了我。”

    这一番话下来,龙弓子对着吴海还是有一些佩服的,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吧。

    龙弓子虽然最后偷袭那一下有些赢得胜之不武,但怎么说也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取胜,这一战还是技惊了现场所有的人。但是场面上每一家的想法就各自都不一样了。

    此时的唐家堡看台上瞬间炸开了锅,现在结果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种奢求,龙弓子赢了吴海,也就是说至少他们唐家堡这一次最差也是第四名了,放到以前这根本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以前总是被其他几家的人看不起,现在终于能够扬眉吐气一回了。

    唐书和唐莺的脸上也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唐正东更是直接开怀大笑起来。

    吴家的弟子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尽管他们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这一次是让全力栽培周典,但输给谁不好,偏偏输给了唐家堡,这可是大大的丢人啊。

    但是他们也不慌,因为这样的话反倒是好事,吴海的实力在另外三家当中也是非常有竞争力的,落到了败者组还有机会,说不定这一次吴家和周家都能够取得一个朝圣大会的名额。

    要属最郁闷的那就是钱,孙,李,三家的人了,他们原本的想法就是那唐家堡当软柿子捏,尤其是李家的人,等下面对周典几乎可以说是不抱希望了,到时候唐家堡的人下来之后,就只要全力对付另一家的人,这样的机会就很大。

    结果没想到下来一个吴海。他们甚至都怀疑这吴海是不是跟唐家堡的人串通好了。搞不好连第四都争不了。

    “吴海,还是轻敌了啊。”周典笑对着他笑道,从旁边拿起一颗枣子丢进嘴里。他心里知道吴海这一次连一半的实力都没有拿出来。

    吴海也笑了笑:“接下来就看周兄的了。”

    龙弓子也从台上走下来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一下来周典就对着龙弓子戏谑道:“小子,实力不错啊。”

    龙弓子脸上了肉强行挤出来一丝笑容:“过奖过奖。”

    而内心实则慌得一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长舒了一口气。心中告诉自己,反正现在已经赢了,不用多想别的。

    这一场比试一过后,接下来就是周典出战,对战的是李家的领头人李行江。

    周典起身拿起了自己棍锤飞身来到了台前,李行江看了周典一眼,只能露出一阵苦笑。

    作为七绝堡年轻人一代翘楚,周典名气早就在这七绝堡弟子当中早就传开。谁都知道他的实力很强。

    像实力这种东西,都是明摆在这里的,所以李行江的想法就是尽自己的力量一试,他的重心在之后的比试当中。

    李行江手中提着两把板斧,在李家当中,用双板斧的人很少,李行江就是一个,也是李家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两个人拿着的都是重武器。锤和斧可以说是在这七件兵器当中威力最大的两件了。

    龙弓子现在就成了一个看客,他也想看看这两人到底会打成什么样子。

    “李行江,我们两个快些打吧。”

    周典这一次的目标只有打败赵家的领头人,其余的太还真都没有放在眼里。

    率先起手的是周典。手中依旧是那一把棍锤。

    “铛铛。”

    两人武器每一次对上都要擦出星星点火。这种正面对刚比试看起来就让人激动,周典双手握住棍身,飞身起来一招提锤下砸,这一下要是被砸到人身上,那可能就是直接变成了肉泥。

    李行江双板斧交叉相挡,也只是显得有些吃力,便将这一锤挡下。同样一招燕回斧,两道斧子回旋而抡,也被周典横锤举棍轻松破解。

    其实对于他们这样实力的人,光靠两人硬实力的对拼的根本不可能直接分出胜负,可以说刚刚只是两人热热身罢了,这双板斧的威力也不差。就算是周典想要在这硬拼上直接取胜利那是不可能的,对上其他人和一个人也都不可能。

    “周兄,一招定胜负吧。”李行江说道。

    “好,就喜欢你这样爽快的人。”

    周典变成了单手持锤,身上的内力能够用肉眼看得出,右手臂上的肌肉感觉都要撑爆。

    而李行江的双板斧竟然变成了红色。

    互相给对方准备好,两人蓄完力后就直接面对面的冲向了对方。

    “喝”

    两人大喝声一锤一斧迎头而撞,强烈的撞击发出刺耳的声音,在接触的一瞬间,两人身后的一片空地都被这撞击形成的内力轰得开始震动了起来。

    就这样咬牙对立。数分钟的时间就这样保持一个姿势,只要先坚持不住,谁就输了。

    最后李行江已经先行有些坚持不住了,周典心中也感觉到了李行江的变化。收了几分自己的力道。结果李行江实再绷不住,稍稍卸力,便再无抵抗之力。

    被这内力的撞击直接轰飞出去。吐出了一口血,不过也没有大碍,只是被这内劲震到了而已。自己调息片刻就能恢复过来,总体而言也算是保留了些自己的体力吧。

    第三组钱家和孙家的比试同样很激烈,作为实力差不多的两家,谁都想抓住这样的机会,要是论关键,赢和输的待遇简直是天差地别,他们两人的比试就是谁都不允许自己输了。

    孙妍的鞭法细柔如水,钱源的枪法刚强至极。

    在将近半个时辰的大持久大战之后,最后还是由孙妍的鞭法更胜一筹。

    败者组三人。吴海,钱源和李行江。他们的比试在一炷香的调息时间后就接着开始。

    在与吴海的比试当中,两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攻破吴海防御。最后双双败阵下来。吴江又重新回到了与另外三人的比试当中。

    而由于李行江无论是在精神体力上,还是在受伤程度上都要比钱源好,要是都是全盛的状态说不定又是一场持久的大战。结果不用多想,钱源在经历的与孙妍和吴海的,早就精疲力尽,根本实力不在李行江的档次上,败阵下来。

    这一次的最后一名就是钱家了。而倒数第二就是李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