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对视了一眼,彼此显得有些争锋相对。

    ”周兄,看样子大家都久等这一场比试了。“赵天下开口道。

    周典从头至尾到到现在才真的变得严肃起来:”赵天下,这一场比试,我也等很久了。“

    赵天下的武器是一把天钩,与普通的钩子不一样,在主干上面的六道钩子就像一个天字一样,握在手中彰显出了无比的霸气。

    龙弓子发现了,这些领头人手中的武器大多数都跟普通的弟子看起来有些不同,周典手中的棍锤和赵天下手中的天勾他都是第一次看到,对于拿刀剑的人来说,对上的话的确是很难对付。

    周典点从小就天赋异禀,在家族当中也是受到万千宠爱,得到了周吴两家的真传,就像龙弓子想的那样,吴家修炼的武功是防守之道,这周家就是无比凶猛的攻击之道。结合和最强的矛和最坚固的盾,周典的实力可以说是周吴两家这么多年来最强的弟子,将来的成就也会无限的高。

    所以养成了这种自傲的性格,自认为是在这七绝堡弟子当中的最厉害的,但是跟自己说过,这赵家堡有一个叫做赵天下的孩子,实力绝对不再他之下,甚至要比他还强,打那时候起,周典的心里就一直对这赵天下不服气,一定要将其打败,证明自己才是最强的。

    现在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手中的棍锤早就按捺不住。他心中也知道赵天下不是普通的对手,尽管自傲,但绝对不会掉以轻心,上来不跟他多废话。

    一招力拔山兮的猛虎锤猛击在地面,内力波动从地面冲向赵天下,赵天下所站的地方都开始阵阵震动。

    赵天下连躲都没有躲。单手持着天钩对着地面,这天勾所释放出的劲气是从每一个钩尖上面爆出,所以有六道劲气同时爆出,可以说是预判到了内力波动的位置,六道劲气汇聚在地面之上,两股一股强力的内力接触瞬间在两人中间爆炸开来。在两人之间轰出飞扬的尘土,相隔在两人中间,遮住了对方的视线。

    不等尘土消散,两人直接冲向了这沙尘之中。

    每对上一招,周遭就是一道内力波动爆炸开来。可以看得出两人一上来就使出了全力。

    这才打了数分钟,台上的龙弓子已经看傻了,怎么可能这么强?感觉自己的实力在他们的面前,仿佛就是小儿科。这样的实力估计自己的两位师兄想要战胜他们都是很难的事情。

    沙尘渐渐的消散,两人还在一招招的对拼之中。

    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数百招过去,依旧不见任何分晓,连谁占了上下风都看不出来。

    这一场比试,龙弓子心中觉得看得非常的值,实在是太过震撼。

    ”分开了。“眉头一紧。此时龙弓子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东西。

    两人也没有多说别的,因为两人都已经紧绷的到说不出话来。

    身上的气势没有减弱一丝,反倒还越来越强

    “看来要使出些本事了。”

    赵天下到时没有看出太大的变化,周典依旧是将内力凝聚到了锤头之上。他所有强力的招式都是由这锤头发出。

    ”堕天锤!“

    周典将锤头拖在了地上拖了一段距离,借势往天上一挑。

    这一股力道冲向半空之中突然像是瞬间停滞在了空中,形成一个球状,然后才如同彗星一直落了下来。

    ”这就是周家锤法的绝招之一堕天锤吗?“唐玄音也在一旁看得聚精会神,小声暗暗说道。

    一股由内力凝聚的气团告诉的从高处砸落。

    ”来得好!“赵天下大吼一声。

    ”什么?这赵天下难道想要直接正面接下这一招吗?“龙弓子大惊。

    将天钩横面架在了头顶之上,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这赵天下的的内力凝聚的地方是手上和脚下,天沟之上只是附上了一层薄薄的淡蓝色的内里,内力团砸在了天钩之上,就这样硬生生的强接了下来。

    这么强的堕天锤砸在天钩之上,也仅仅只是将赵天下在原地打退了一段距离。

    ”周兄,吃我一招如何。“在党下这一招之后,赵天下立马做出了反应。

    赵天下并没有叫出这一招的名字,只见他手中天钩直指这周典。

    他的这一招说白了就是向拿剑之人一直不断的扫除剑气罢了,可这一招用在他的天钩之上,那就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了,天钩一每甩出一次就是六到劲气,高速的甩出不断的劲气朝着周典四面落来。

    就像是乱花葬海一般,让人眼花缭乱。

    周典根本不慌,使出的正是之前吴海用来防守龙弓子第地盘云剑的那一招,玄武棍。

    没想到周典也会这一招,赵天下也惊了远一下。这棍锤一头轻,一头重,想要做出这样大幅度的,想要将棍法耍出这种程度都是件难事,更别别说这棍锤了,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这一招玄武棍可以说是全方位无死角的防守,无论赵天下的劲气发射来多少,无论从什么角度发射过来。都将赵天下发出的无数内劲挡落下来。

    双方又各自挡下了对手的一招。还是不分上下。这样打下去,不知道何时才能分出胜负。

    两人这样就是实力的对拼,完全不像唐书那样靠巧力获胜,因为到了他们这里,在多的算计都是白费,想要像龙弓子那样靠侥幸获胜,更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龙弓子又想起了什么,之前还不知道唐书在那一团黑雾里面到底是如何战胜钱发虎的,等这一场比试之后得好好去问一下。

    两人这互相一招下来也得到了些喘息的时间,毕竟不管实力再怎么强,这样高强度,毫无保留的爆发,谁都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赵天下,你的实力的确是我见过的人当中实力最强的,但是想要分出胜负,看样子咱们的比试强度还不够啊!”周典舔了舔嘴唇,这一站让他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周兄严重了。你的本事也还才使出不到一半吧。“

    ”既然这样,就没必要在这里废话了,要是等恢复得一回,又是一番苦战了。“

    ”哈哈,好,你要战,我赵天下定全力奉陪。“

    虽然之前两人那样说,但这毕竟还是在弟子之间的搏斗当中,不是生死厮杀,自己都有最强的绝招,但绝对不可能在这里施展出来。要是真的施展出来,到时候局面会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敢想象,也不是双方的长辈所想看到的。

    话音刚落,两人又都缠斗在了一起。一招一式实实在在的对攻,气势相比之前又要提升了几分,两人这一次都直接放弃了防守,毕竟最后还是得分出胜负。打中对面一下,自己可能就要挨上一下,这样的对战可以说的上是很疯狂的了,不仅仅要看实力的高强,还要看毅力如何。

    这样打下来的话,局面上渐渐有了一些优劣势,明显周典要比赵天下惨得多,因为他手中的棍锤毕竟是双手抓我,而赵天下的天钩是单手抓握。

    周典的脸上可是重重的挨了好几拳。半边脸都有些肿了起来。

    可是他依旧没有停下来,不管挨上多少次,都只是全力应对。

    到最后两人竟然放下了手中的武器,靠着肉搏互殴起来。场面上的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尽管周典此时已经鼻青脸肿,可他赵天下也不见得好受到哪里去。

    “周兄,我们分出个胜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