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王超死死的盯着他们。

    “我们是什么人就不用你管了,赶紧把剑谱交出来吧。好早点上路。”

    这个五个人都完全没有遮颜掩面,那四个手下穿着的统一一身淡绿的色的衣服,而中间这个男子穿的就是一身暗红色的袖袍。但以龙弓子的资历完全看不出这些人到底是来自何方势力。

    站在中间的这个男子,龙弓子在他的眼神当中能够看到的就只有贪婪之色。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想必阁下是认错人了吧,我们只是一个小小的镖局,之前已经被一伙山贼给打劫过了,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你们就行行好吗,放过我们吧。”总镖局此时一脸哭丧的表情,显得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呀,原来是我找错人了啊,看样子不是当年慕容山庄的那些漏网之鱼了。可惜啊,杀光了那么多慕容山庄的人,还是让某些人给跑掉了,不痛快,不痛快啊。”中间的那个男子脸上一副十分惋惜的样子。

    慕容山庄又是什么地方?这些人实力实在是要比自己高很多,龙弓子现在也只能静静的听着他们所说的话,不敢多言半句。还想看看事情会是怎么发展的时候。突然听到王超的声音。

    “我跟你拼了。”好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拿起手中的剑就直接朝着那个人杀去。

    “不要啊!”龙弓子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但是这样上前的话必定是去送死。

    可是已经晚了,王超还没有冲到那个人的面前,就被他身前半跪在地上的人起身一剑杀死。都没有一丝拖沓。

    那人做完这一切后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半跪了下来。

    “哼,总有一些不自量力的愚蠢之人。”男子讥讽道:“好了,我再说一次,慕容九州,交还是不交?”

    此时他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阴狠,已经没有耐心不想在多废话了。

    看到容九州没有什么表示:“那就别怪我了。就先从你下手吧!”中间的那个男子长袖一挥,一道无形的内力弹出。他所指的这个人正是龙弓子。

    “不好。”龙弓子能够感觉到有一股很强大劲气冲着自己射来,可是却根本看不见,这个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啊!”只能本能的将手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一声惊叫过后,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让他虚惊一场,不停的喘着粗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吞了吞口水,还活着就好。

    朝着旁边看去,让龙弓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出手之人将自己的危机挡下的人竟然是之前自己连看着都会觉得好笑的总镖局。只见那总镖局容九州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多了一柄剑,这一下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现在已经来不及想这些东西了,不管怎么样还是救下了自己一命。

    他的这一出手,让那个男子有些讶异,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并且不断的拍手鼓掌。

    “慕容九州,果然你的身手不赖啊,要是你能将那门剑法的秘籍完完整整的交到我的手上,我可以饶你不死怎么样?要是我练成了这门剑法,那就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哈哈哈”

    这个人到底所说的是什么剑法?有这么厉害的吗?

    此时的容九州看到王超都死了,眼神中竟然变得平淡起来,淡淡的说道:“这是你们逼我的,当初我父亲死的时候,再三叮嘱过我,让我不要想着报仇,让我以后老老实实的生活,我都做到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躲着你们,可是你们非把我逼上绝路,想要剑法吗?成为我剑下的亡魂就知道了。”

    “噢?还有此等气魄吗?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男子吩咐四个手下道:“给我将这些人都杀了。”

    四个手下得令,缓缓的站身来。

    “嗖”的一声,四道身影就来到了这些镖局之人身边,开始屠杀起来。

    “滚开。”容九州飞身下马,一道强大的剑气。这道剑气只是随手一甩就就这样大的气势。瞬间在地面上爆开来。那四个手下朝着四个方向赶紧退开。

    但毕竟对面有四个人,他只有一个,就算是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一下子对付四个人,而且这四个人也阴的很,故意拉开距离。他们的目标只有这些镖局的普通人。

    龙弓子趁乱滚到了一旁的草堆当中,倒不是他贪生怕死,而是这样的局面,他出去也只是对面的人多抬一抬手的问题,就算是自己逃了,也没有任何人会觉得他做的不对。况且他还只是躲起来,并没有逃走。打算现在这里观察一下状况。

    场面是实在是惨不忍睹,转眼间,就只剩下容九州九州一个人了。不对,应该是慕容九州。

    看到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的被杀死,他却无能为力。心中一阵绞痛,呕出了一番心血。

    “今日我要你们五个人,给我这些仅剩下的慕容山庄子弟陪葬。”此时慕容九州的眼中不断的留着泪水,但表情却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这就是传说中的无情泪吗?

    这一种流泪他也只是那时候在武当的时候在书上看到过罢了,毕竟自己有一个爱看书的二师兄林淼。据说只有悲痛到已经没有任何感觉和情愫的人才会流出的眼泪,连他自己本人都不会感觉到在流泪。

    “四个人一起对付他。”男子又命令道。之前看到了慕容九州那一道剑气之后,男子也知道对于自己这四个手下来说并不好对付。

    四个人四面围着慕容九州,不断的在他身边慢慢的挪动的步子。手中的剑随时准备出招

    慕容九州只是冷冷的左右看了一眼,眼中的泪水还在不停的留。缓缓扬起了手中的剑。

    “蝶~恋~花剑法。”

    当慕容九州嘶喊出这一招的名字之后,龙弓子只觉得突然有一道光闪到了自己的眼睛。

    只是一瞬间,龙弓子眨了一下眼睛的时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是看到了一只蝴蝶。然后一闪而过就结束了。刚刚发生了什么自己就完全错过。

    当他再一次看清场面上的时候,已经不是错过,完全是错愕了。身上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完全说不出话。

    刚刚,刚刚到底反生了什么?自己刚刚到底错过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就一招,慕容九州就使出了一招,那个人实力高强的手下四个人同时瞬间被他秒杀。

    他真的是那个被自己看不起的总镖局吗?

    这一下连男子都变得很震惊,怎么会这么强?这一下子好像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当中。

    杀完这四个人之后,慕容九州直接提剑缓缓的走向了那个男子。

    “怎么可能。”你不能有这么强?强的是这套剑法,这一套剑法,我无论如何都要得到。

    男子也有些近乎疯狂起来,以他的实力还不惧怕慕容九州,以袖代剑,与慕容九州的剑法对拼起来。

    果然这个男子的实力同样很强,两人斗得不相上下,剑法当中没有夹杂着太多内力,两人就是纯粹的拼剑法。但慕容九州还是占了一些上风。

    尽管看上去此时慕容九州有很大的胜算,但龙弓子还是没有出去,想要看看局势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