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慕容九州虽然此时深受重伤,但凭这强劲的实力,还在咬着牙坚持着最后一口气。

    “还恕我对龙小兄弟隐瞒了很多事情,可以我现在的状态已经不能在像你全部说清楚了。”

    从胸口的兜里面艰难的摸了摸,拿出了一本剑谱,看到这本还完整无缺的剑谱,他的脸上越发的笑的真诚。

    “这是我慕容山庄最强的绝学,现在我将他交给龙小兄弟,我是慕容山庄的罪人,可不想在让这一门剑法随着我一起死去了。”

    龙弓子一愣,这,这是刚刚慕容九州使出的那一套剑法吗?现在是要交给自己?这一下来得实在有些突然,他的心里要说不想得到这样一门强大的剑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可不是趁人之位的时候。

    看到龙弓子有些犹豫,慕容九州硬是将剑谱塞在了龙弓子的手里:“拿着吧,或许这就是缘分吧,我相信龙小兄弟是个值得相信的人。”

    结接过这一本蝶恋花剑法,龙弓子将他放在了自己的兜里。生怕掉了。

    慕容九州的眼神中十分满意。

    “呜!”

    突然呕出一大滩血,他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咬了咬自己的舌尖刺激着自己。

    “从此世上,再无~唔,呼呼。”现在的慕容九州表情十分痛苦,每说一个字都万分的艰难。

    “再无,慕容~山庄!”说完最后一个字后。眼睛缓缓的闭上,整个身体也都瘫软了下来。

    看到慕容九州的死,还有这么多镖局弟子的死。龙弓子的心里非常的沉重。

    将这些人的尸体一具一具的拖到了山头,在山头挖了一个大坑,将他们一同葬在了一起,这么多具尸体也要花上不少的时间,做完这一切后已经累的满头是汗。

    天色都已经傍晚了,休息一下还是先到洛阳落脚吧。

    骑着马来到了洛阳城里面,先找到一个房间住下。将房门紧紧的关上,迫不及待的拿出了那一本蝶恋花剑法的剑谱。

    现在的心情有些激动不已,之前看到慕容九州使出的时候是在是被震惊到了,这么剑法的确强的不像样子,要是自己能够学会的话,那实力可是要变强不少。

    小心翼翼的将剑谱翻开,大致的将内容过目的一遍:“太好了,这本剑谱实在是太详细了,一定得找个时间好好修炼。”

    不过让他有些疑惑的就是这本剑谱好像只有一招,这是怎么回事?又看了几遍,还是没想明白

    “算了,不管了,想必一般厉害的剑谱都肯定有它其中的奥妙吧吗。”将剑谱好好的收起,在房里吸了个澡,换上了一身衣服,该出去吃点东西了。下午十分也消耗了不少体力,肚子早就饿了。

    出了门走在洛阳的大街上,这洛阳城虽然热闹,但要是论景色的话跟扬州城比起来,就差远了。

    “不知道三叔到底在哪里?”

    龙弓子一个人来到一家很大很气派的酒楼,打算好好的大吃一顿,点了几个菜然后坐在桌上慢慢的等着,四周观望了一下,突然眉头一皱,发现了一个让他很厌恶的人。

    “怎么又是他。”

    看到此人,他现在的胃口瞬间少了一半,这个人正是上一次抢了他房间的吕家少爷。上一次在洛阳城的时候就是被他气得不轻。

    那吕少爷好像跟龙弓子心有灵犀一样,不知道,正好也回头看到了龙弓子。

    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对着龙弓子轻视的笑了笑,然后就上了楼。

    龙弓子一阵烦躁。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怎么总感觉到时候会要跟此人几番瓜葛。

    饱吃一顿之后,相当于来说现在还很早,自己可以去洛阳城当中看看有什么新鲜好玩的地方。

    据唐玄音说这洛阳当中大多数都是习武之人,那些看上去普通的人可能都是个高手。龙弓子边走在路上边打量这其中的高手。不过这些人看上去也不怎么厉害啊。

    “淳风武馆?”

    走到了一处地方看到武馆两个字,立马上前看看。门口没有人,只是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挑战馆主一百两银子,获胜可获得一百五十两银子,获胜者将不能在继续挑战,败者可以一直挑战到胜利为止。

    “还有这么有趣的地方,明天再来看看吧。”

    接着往前面走走看。

    “咦,这楼前面怎么又这么多轻浮的女子?”

    此时龙弓子是来到了一处青楼处,可是龙弓子这涉世未深的少年还根本不知道青楼到底是什么地方,也只是出于好奇,便想上前瞧上一瞧。

    刚刚走到附近,站在们口的那几个艳装女子像看到猎物一样立马朝着他迎了过来。

    “哎哟,公子呀,快进来玩玩。”这些女子的声音都极为酥软,让一般的男子听了还真的把持不住。

    这左一句公子,右一句公子的,好像还真的是在叫自己。这几个女的将龙弓子围住,还在他的身上蹭来蹭去,龙弓子倒不是把持不住,只是被她们的举动吓到了。

    “不了,不了,还是明日再来看看吧。”实在是招架不住这些女子的热情,赶紧拒绝离开了这里。

    再接着往前面走走,反正趁得现在还早,在洛阳街上可以好好转一转,看到不远处的房门之前贴着一块布。

    龙弓子看到这块布心中一喜,不用看就知道这里是赌坊了,其实他早就想来赌上一赌了,心中邪邪一笑:“嘿嘿!反正现在光释没有在身边。不如明日来看看!”

    也看得差不多了,这洛阳城果然有点意思,今天还是先回去休息吧,一切都等明天在好好看看。

    走在了回客栈的路上,这么散散心,此时还是很惬意的。

    “嗯?”走着走着龙弓子突然感觉到好像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有些奇怪的停下来回头看了看,什么人都没有。

    继续往前面走着,走了一段路之后,又感觉到了有人跟着他,这让他不得不警惕起来,他很确定绝对是有人跟着他。

    这下子可麻烦了,放慢脚步走着走着猛地回头一看,结果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看到依稀在路上走的行人,反倒是把走在他后面的那个女子吓了一跳。

    “神经病啊,突然回头。”

    龙弓子只好尴尬的笑着赔不是,又转身走去。

    “到底会是谁跟着自己,而且根本自己根本就发现不了。实力肯定不一般。”

    这下子可麻烦了,肯定是有人要对付自己。在这洛阳城当中自己也没有得罪过谁,除了上一次来的时候跟吕家的大少爷有些摩擦,而且刚刚在酒楼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自己一眼,想必就是他们了。

    又想起唐玄音的提醒,这些人在洛阳家大势大,自己又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还是先不要跟他们冲突,这样一想龙弓子又把那个吕家的大少爷骂了一通,没想到这么小心眼。

    还是先甩掉这些人吧,他的心里有些担忧,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从一条巷子当中走了进去。想到在这种地方,看你怎么还跟着。

    来到了巷子当中,为了甩掉跟着的人,连自己都开始乱走起来,在这巷子穿来穿去。可是让他抓狂的是还是一直感觉到有人跟着他。实在是忍不住了。转过身大喊道。

    “到底是谁,敢不敢直接出来。”

    突然从自己的头顶上听到了一个让他欣喜若狂的声音。

    “臭小子,可以啊。几个月不见已经变得这么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