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亲人。所以有什么事情也没有必要瞒着他,这种感觉对任何人都不一样,哪怕是自己的师傅师兄甚至光释,都不可能毫无保留的将事情全部说给他们听。

    但没有跟他说自己练会了地拳的事情,并不是龙弓子想刻意隐瞒,只是他觉得这一门地拳实在是太强了,想要等自己的真正练成的时候,到时候在跟叶三一个惊喜。

    “等等,你说那个罗紫是花紫会的人?”

    刚刚开始才说几句“对啊?三叔,你也知道花紫会吗?”

    叶三憋了龙弓子一眼:“废话,我有什么不知道的?”

    半开了句玩笑之后又严肃道:“你怎么知道他是花紫会的人?”

    “哦,原来是这个啊!这个又要从另外一件事情开始说起了。”龙弓子又将自己如何认识光释的事情,还有在独龙寨发生的事情通通说了一遍。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你想听实话吗?”叶三认真的说道?

    “据我所知,这花紫会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听到三叔这样说,龙弓子有些不解,他的确不知道花紫会到底是什么底细,但是凭着他对光释和光中麒为了的了解,绝对不是什么坏人。

    “三叔,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这花紫会到底怎么了?”

    叶三也没有完全跟龙弓子说清楚,只是模糊的说道:“这个事情说起来就很复杂了,一时半会也跟你解释不清楚,反正我也就这么一说,你自己留点心就好。”

    接着龙弓子又开始讲起了武当的点点滴滴,说着说着突然问道:“哎,三叔,你跟我的师傅,到底谁厉害一些啊。”

    这让叶三很是郁闷:“你怎么老喜欢将我跟别人比来比去,又没有打过,我怎么知道谁更厉害一些。你让我怎么回答你?”

    一句话说得龙弓子哑口无言。

    “等等。”叶三好像又听到了什么:“你刚刚说什么?你说冯巧匠也在你们武当派?”

    “怎么,三叔,你也认识冯爷爷啊。冯爷爷可是个很好的人呢?”

    “我不认识,只是以前听说过一些在逍遥派的事情,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逍遥派你应该知道吧,还在雪亭镇的那天晚上,最后出来帮六扇门的那个人就是逍遥派的掌门人朝歌,对了,现在六扇门们的人自从那一晚上后,可是越来越活跃了。”

    叶三说话事情也跳得太快了,从之前最开始的话题现在已经又转到六扇门头上来了,不过每次都说到了龙弓子感兴趣的地方,在蓝河山一战的时候,说起来他还曾和六扇门的冷血并肩作战过,那冷血也是一个势力很恐怖的人。

    算了,这些事情还是以后再跟三叔说吧。

    “对了三叔,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去啊,你上次将我丢在雪亭镇,根本就没有告诉我去山上的路,可是把我气的不轻,还只留了一两银子给我,真的是气死我了,有你这样的三叔嘛?”

    说到这个,叶三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龙弓子所说的后半句话,直接说道:“这一次我其实在洛阳还有些事情要办,等我办完之后就一起回山上吧。”

    龙弓子哪能不知道这个无良的三叔,明显就是故意的。可他这样厚脸皮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己却始终拿他没有办法。

    “还要办事?什么事情呀?”龙弓子问道。

    “找人呀,这一次是你大叔吩咐我来洛阳找一个人的。反正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找到,到时候要是没有找到的话,我们就先行回去怎么样?”

    听到这样一说,龙弓子也就不多问了,反正三叔要找什么人,也跟自己没有关系。

    “对了,你小子,我之前跟着你的时候,竟然能被你发现了,不过我观察你的样子,怎么有些畏畏缩缩的样子?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刚好叶三提到了这一点,龙弓子瞬间变得生气起来,现在有三叔给自己撑腰,那管你是吕家还是陶家他都不怕,说话的都显得很有底气:“三叔,不是我得罪别人,而是那个人实在是太可恶了。那个吕家什么大少爷实在是欺人太甚。”

    “吕家的人么?”一听到是洛阳吕家的人,叶三眉头一挑。

    看到叶三的表情,龙弓子又变得低声了起来:“三叔,这吕家的人有这么厉害吗?”

    “那倒不是,只是现在是在洛阳,毕竟是他们的地盘,而且吕家的高手众多,他们那些实力高强之人也不是我所能够对付,绝对不可能凭着我一个人是不可能对付他们整个吕家的,但是你放心,但是如果是他们先挑事情的话,就算是在洛阳,我是绝对会出手的。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你就这么受委屈啊。”

    突然的一句话,让龙弓子莫名的有些感动。

    “既然你现在已经还是开始修炼了,那到时候回山里的时候,让你大叔带着你好好修炼一个月,保证让你的实力直接提升一个档次。”

    还有这样的好事?龙弓子大喜,短短的一个月之内可以让自己的实力这么多?那是在是太好了,而且到时候还可以让大叔指点自己一番蝶恋花剑法的修炼,大叔的实力那可真的是高深莫测,比起这半吊子水平的三叔来说要厉害太多了。

    说完之后叶三就站起身来。

    “好了,今天你先休息吧,我现在还得出去有点事情,明天早上在过来找你。”

    一听三叔都这么大晚上了还要去有事情,有些担心道:“三叔,这么完晚了还出去,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这个你就别管了,也就是跟我要找的人有点关系,没什么大事,你大可以放心睡觉。”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呀,现在我可是很厉害的,说不定到时候可以帮上你的忙。”三叔都这么说了,龙弓子倒不是不放心他,但是既然没有什么大危险的话,那不如一起去瞧上一瞧,反正待在房里也没有什么意思。

    “对了,我忘了现在你也是有武功的人了,不过你小子到底练得怎样,我根本不清楚啊。万一你倒是拖了我的后腿,暴露了不说,还要拖累我去救你,那就麻烦了。”

    “哼。”龙弓子别多头去故作哼了一声。

    “哈哈,好啦,好啦,走走走。”叶三笑了一声,这个臭小子,还真的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