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听到这话,两人瞬间脸色大变。随即恢复过来。

    右边的那个人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虽然这里是吕家,但是不是所有姓吕的人都是我吕府之人,这里没有阁下要找的人,还请阁下先回吧。”

    看到两人的脸色,就连龙弓子都能看出来,三叔说要找的人就算不在这吕府当中,但这两个人也绝对知晓着一些什么,只是不愿告诉他们罢了。

    叶三的语气也冷了下来:“以两位这样的表情,你觉得我会信你们吗?”

    “喔?”这些吕家的人果然不是善茬,听到叶三的这语气,右边的人并没有接着回答要找人的事情,而是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阁下可能不知道,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我们吕家这样说话了。”

    叶三可不会吃他们这一套:“我不管已经有多久没有人敢在你们这么说话,我今天来只是要找我想要找的人。”

    “阁下怕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在我们吕家,就算你今天要找的人活生生的站在你我的面前,我吕方说没有这个人,就一定没有这个人。”

    双方这才几句话,就已经开始争锋相对,火药味已经很足了,让在一旁看着的龙弓子,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也不知道事情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哼。”叶三冷哼一声,又拿出了之前的那一块令牌朝着直接甩了过去。

    吕方抬手一把接过,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暗道:“好强的内力。”

    看后看了看手里的令牌,突然有些震惊:“这是?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我家老爷子的令牌。”

    “我是什么人就不用多问了,刘满年不在的话,可以先带我去找老爷子。他肯定会见我的。”

    这一下两个吕家之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眼神当中都有些复杂,然后吕方站起身来。

    “恕之前有些冒犯,有些事情不方便在这里说,还请阁下跟我一同去里面说。”

    叶三也不怕他们耍什么花样,带着龙弓子就走了进去,来到了一间主房之中。

    将还在打扫房间的下人全部叫了出去,吩咐无论是谁,千万不可进来。

    等吕家之人安排好一切之后,叶三直接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龙弓子就乖乖的站在他的身后。

    “好了。现在可以有事说事了吧。”

    吕方看到叶三这样子,仿佛就把这里当自己家一样,但也没有发怒,而是两人也坐到了叶三的面前,有些沉重的说道,:“其实我家老爷子,几年前已经过世了。”

    “什么??不可能。”听到这话,叶三也一愣,自己跟吕家的老爷子接触的时候已经是在几年前的事情了,而且这人说吕老爷子在几年前就过世了,岂不是认识自己之后就已经死了?

    “既然阁下有老爷的令牌,我等不敢有半句假话,老爷子的确是在几年前就过世了,我们吕府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若是阁下不信的话,可以随便找个人问一问。而且阁下所要找的人,的确并不在我们吕府当中,而我们整个吕家上上下下也都在找他,因为正是这个人将老爷子害死的。”

    说道这里,吕方眼神中一丝怒火,用了的锤了一下桌子。

    叶三的眼神随即一闪。

    “我与老爷子也只是萍水相逢,当时具体是什么事情认识老爷子的,也恕我不方便多说,只是,当时老爷子给了我这块令牌,叫我如果来吕家做客的话,就让我找一个叫做吕满年的人,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哼,这个吕满年,千万别让我找到他,不然非得亲自给老爷子报仇。”

    看到叶三这气愤的样子,吕方也缓了过来,吕老爷子也已经过世多年了,他们心中也早就已经放下。

    “那就多谢阁下有这份心了,对了说了这么多,还没有自我介绍,还望阁下莫怪。在下正是吕老爷子的长子吕方,而这位是我的弟弟吕正。”

    “在下姓叶,单名一个方圆的圆。”叶三一句话轻轻带过。龙弓子也知道三叔这是在掩饰自己。

    说完之后,叶三就站起身来:“既然吕老爷子不在了,那什么吕满年也不在,那我就不多留在这里,先行告辞了。”

    “呵呵,叶兄看来是个豪爽之人,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情都是雷厉风行。那既然叶兄要走的话,那我们也送一送吧,老爷子生前说过叶兄是我们的客人,那我们也必定遵照老爷的话,只要叶兄来我吕家做客,我们绝对盛情款待。”

    听到这话,叶三也不得不客气一番:“那就多谢两位了,正如两位所说的这样,我这性子不是根本不是什么豪爽,就是直,跟谁说话都这个样,按理说,应该是我冒犯了两位才对。”

    “哪里,哪里。叶兄严重了。”

    叶三起身就要离开这里,两人将叶三送到了门外。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叶三突然问道:“吕兄,冒昧的问一句,能不能告诉我,这刘满年跟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知道叶三为何会突然问这么一句,但还是回答了他:“他正是我三弟。”

    “好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三人抱拳表示过后,叶三就离开了这里。

    两人离开了吕府好长一段时间,龙弓子才开始说话:“三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这个事情我也没有想明白,这个吕老爷子怎么会就这样死了?”他现在也在思考着很多的问题。

    “可能是有什么意外也说不定,不过我看那吕家的人也还算实诚吧!”

    听到龙弓子这么说,叶三没好气的道:“小子,那些人说的话,信一半就好了。你以为事情就这么简单?好了,先回去吧,既然你小子已经开好房了,我今天就睡你那里算了,也省了一笔钱,这件事情就先说道这里,还是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再问问夜一是怎么回事吧。”

    看着这个三叔,龙弓子始终拿他没有办法,正紧的时候严肃的可怕,平时就感觉有时候跟无赖一样,要是让他知道现在自己可是有钱的很,不不知道为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