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没想到自己也有轻敌的时候,这样败给了馆主,还输得这么憋屈和愤怒,上去就想跟馆主理论,但叶三却拉住了他,这个亏连叶三这样的老狐狸都没有想到。到底是还是对方手段高啊。

    看到叶三拉住了龙弓子,馆主眼睛都笑开花了,一百两银子稳稳的到手。然后还是装作很有礼貌的抱拳说道。

    “在下柳淳风不才,家传拳法小胜一筹,承让了,承让了。”

    “你姓柳?”本来准备输了就离开这里的,叶三一听到者馆主姓柳,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是雪亭镇柳家的人?”

    “哦?,想不到我柳家的名声还有人知道。”听到雪亭镇柳家这个名声,馆主有些一愣,随即又恢复过来:“真的是荣幸啊,不过我们柳家到了我手里早就落寞啦,落寞啦。”柳淳风的眼神中倒也没显得多么感伤,仿佛早就已经看淡了。

    叶三也没有多说什么了,带着龙弓子走出了旅馆,龙弓子一脸郁闷,这一场比试,输的真的不甘心。

    “好了,臭小子,这最后一百两银子都被你败光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得了吧,三叔,要不是你贪那五十两银子的小便宜,还至于这样,这一场比试可是打我窝了一肚子的火。”

    “好了,好了。消消气,人家好歹也是柳家的人。”

    说起这个,龙弓子想起来了,这雪亭镇他也去过,但这学亭镇柳家还真的没有听说过。

    “这柳家是在六扇门的人来之前就已经成名了,后来只是因为六扇门的人才离开了,只是如今在这里看到柳家的人,觉着有些唏嘘罢了。”

    “对了,三叔,那个人用的身法到底是什么啊,实在是厉害,说真的,就算我拿出真正的实力,也没有办法破了他那步法。”

    龙弓子静下心来,其实这个馆主,说起来实力倒是真的不错,

    “你说那个啊,那个是封山派的倒乱七星步法,以你现在的实力看不出来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用多想了。”

    “封山派?”又一个从未听过的门派。

    “这个门派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到时候回去的路上再跟你好好说说吧。”

    本来叶三还想着要是龙弓子赢了之后就去好吃一顿的,没想到现在完全跟他想的不一样,从身上摸出几枚铜板,显得有些落魄:“还是吃几个包子再上路吧,可不能把你这小身板饿坏了。”

    白了这个抠门的三叔一眼:“得了吧,就你这几个钱,连包子都买不了几个,三叔,还是我请你去吃吧。”

    叶三一愣:“你小子还有钱?怎么不早说啊,那既然这样,那就走吧。放心,三叔到时候绝对会给你省着吃的。”

    都不想搭理叶三,牵着马走在了前面,现在反倒是叶三老老实实的跟在了龙弓子的身后。

    龙弓子想着这次一定要让三叔好好开开眼见,带着他直接就来到了整个洛阳城最豪华的酒楼前面。

    外面的小二一看来客人了,立马上前去迎接,龙弓子将自己手中的马绳交给了小二,意思就是今儿在这里吃定了。

    叶三一看这阵仗,脸色变得阴沉起来:“臭小子,你到底有没有这么多钱,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整个洛阳最贵的酒楼。要是没有钱的话,我们就去别的地方吃吧。”

    虽然来了吃不东西很没面子,但是吃完付不起钱那更是丢人丢大发了。本来还想劝龙弓子离开这里的。

    没想到龙弓子摆了摆手:“三叔,出门在外就是要吃好喝好,哪能再吃上面委屈了自己。”说完还朝着小二问道:“小二,你说对不对?”

    这话虽然是对着小二说的,但是叶三却看出来了,这小子摆明了是要坑自己啊。可是要坑也不是这么坑的啊。心中焦急无比,看龙弓子这样子又不好直接说出来,而且这一次自己身上是真的钱不多了。绝对不够在这里吃上一顿。

    小二一听,那是立马附和:“是啊,是啊,这钱财这东西,不就是用来花的嘛,这位客官,既然你家侄儿都这么说了。都还是小孩子,不如满足他好好吃一顿吧。”

    叶三没有办法,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就只能先硬着头皮进去了,到时候在想想办法。

    跟着小二上了楼,小二给他们安排了一个上好的位置。

    叶三想着这死小子估计也就是想要捉弄自己,怎么也还会给自己留点面子,最多就是点几个烧鸡,自己到时候什么都不点。到时候用不了多少钱,还是能想点办法的。然后就听到了一个让他下巴掉了一地的一句话。

    “小二,有什么好菜,拿手菜,全部给我上上来,今天我要饱吃一顿。还有,我三叔爱喝酒,将你们这里最好的酒拿上一壶来。”

    “哐啷。”叶三手中刚端起的茶杯直接被吓的掉在了地上。杯子直接被打碎了。伴随着这杯子一起碎的还有他的心。点的这些东西,就怕是将叶三整个人卖了都出不起,现在他整个人都是微微有些颤抖。

    “臭小子,你这是干嘛呢?”怒拍桌子一下站了起来。将小二和周围吃饭的人吓了一跳。

    那些人齐刷刷的朝着叶三看了过来,感觉到无数张似笑非笑的眼睛盯着自己,叶三实在是拉不下自己这个脸,恶狠狠的看着龙弓子:“你不知道你三叔最近受了风寒,不能喝酒吗?你还点酒,到底是什么意思,小二,那酒就不要了,上菜吧。”

    这才气鼓鼓的坐了下来。

    “哦。好的客官。”小二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也没有多说什么:“那两位客官您稍等,我这就吩咐厨房给您做菜去。”

    听到三叔这么强行解释,龙弓子心里早就笑的差点背过气去:“三叔,我先上个茅房,等会再过来。”

    怕三叔等会在这上菜的时候责问自己,先一招溜字诀,先闪为妙。

    留下了一个人坐在桌子上凌厉的叶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