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剑法是当年慕容山庄庄主慕容基独创出来的绝学剑法,当年最据说是传给了他儿子,他儿子也是练武奇才,在父亲的指导下这剑法是练得炉火纯青,可惜就是年轻气盛,喜欢到处炫耀。无意中被人盯上了,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被这些江湖人事知道了这件事情。“

    说到这里。叶三停顿一下。

    “那一个晚上,也是一场大战,正邪两派还有朝廷之人为了抢夺这剑法对慕容山庄的人苦苦相逼,到最后便开始厮杀起来,这剑谱毕竟只有一本,打到后面,根本就不管谁是谁,杀得天昏地暗。慕容山庄的人无一生还。整个慕容山庄血流成河,可斗到最后,那一本蝶恋花剑法至今也没有人能够找到,就这样随着慕容山庄被掩盖于世。”说起来叶三也是一片唏嘘:“你说这些人争来争去到底是图个什么呢?”

    叶三说着又停了下来,慢慢的躺了下来。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小子,反正路还长,就好好跟你说说。”

    龙弓子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让他心中也多了几分深思。

    “三叔,你先给我说说到底什么叫做绝学?”

    叶三又躺了下去:“好,反正路还长,就好好跟你说说。

    “武功的路数一般就是由一招一式组成,而这些招式又能厉害的绝招,而最强的就是绝学,何谓绝学,就是冠绝天下,独一无二饿绝招。就是蝶恋花剑法是其中的一套绝学,就像你武当派的真武七截剑,还有名震天下的华山派剑法独孤九剑这些都是极为厉害的绝学。”

    那按照三叔这么说,自己除了有蝶恋花剑法这一门绝学之外,地拳也有可能是一门很厉害的绝学。

    要是自己身怀两大绝学,被这些江湖上的人知道了,不知道会被多少人追杀,看样子,自己以后得处处小心了。

    话锋一转,突然神秘的说道。

    “三叔,你不是说,这件事情大多数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吗?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不会也参与了吧!”

    “放屁,你认为你三叔会是做那种事情的人吗?再说了,我有什么事情不知道的。”

    龙弓子还是表示很疑惑:“那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赶快从实招来。”

    叶三看龙弓子这摆明就不相信自己的样子,并没有直接说到底什么原因,只是严肃的说道:“既然你也这么大了,那我也是时候告诉你一些关于我们自家的事情了。”

    突然说起这个,龙弓子有些意外,这个事情他还真的没有好好听说过,尽管在山上生活了十几年。也只是知道自己是这个门派的人。

    除了几个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师弟之外,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其他人了,他甚至都一度怀疑自家门派就只有这么几个人。

    他之前都只是当是自己的家,也没有太当一回事。现在还真想听三叔好好说说。

    “你应该知道我们门派叫做什么吧。”叶三问道。

    “知道啊,叫做藏经阁!”

    “嗯。”叶三点了点头:“我可以跟你说,我们藏经阁是整个天下最厉害的门派,没有之一。”

    听到这话,龙弓子露出的是一脸鄙夷,虽然这都是自家人,可也太假了。先不说多么厉害,还天下第一?把我还当小孩子啊。

    “真的假的。这么厉害的吗?那武当派跟咱们比如何?”想要故意跟三叔比较一番。

    “不值一提!”叶三平静的道。

    这四个字让龙弓子没有反应过来,不值一提,这就有点意思了,堂堂五大正派之一的武当派都只能说得上不值一提,这其中差距也太大了,唬谁呢?这样一说龙弓子越发不相信了。

    “那六扇门呢?”龙弓子想了一下又问道。

    可听到的依旧是那四个字“不值一提!”

    什么?还不不值一提。太猖狂了吧,自己知道的实力还有?

    “对了,那地府呢?”

    “也不值得一提。”

    反正就是一直都是这四个字。

    “啊,那这些势力加起来呢?”

    “加起来的话可以掂量掂量吧。”

    听到叶三说完,龙弓子笑了:“好了三叔,别拿我开玩笑了,就跟我说实话吧,我是真的想知道呢。”

    没想到叶三:“这个事情,我还真不骗你。事实就是这样。不说别的就你大叔的实力,放到江湖上,他要说第一,都没人敢认第二。可是要比浮生都要厉害得多。”

    三叔说的这话龙弓子很认可,自己大叔的实力的确深不可测。可就算凭着大叔一个人也不能撑起整个门派。

    想到这里,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师祖爷爷的武功如何啊?”

    在他的印象当中,自己师祖爷爷才是最厉害的,大叔的武功也是他教出来的,按理说他的武功应该更高才对。

    “三叔,祖师爷爷的实力有没有打到那传说当中的境界?”龙弓子大胆的试探到。

    叶三提到祖师爷爷脸上无比自豪。

    “你师祖爷爷只是快摸到那个境界了,但是还差上那么一点。”

    可是尽管这么说,龙弓子还是有些半信半疑。毕竟他们门派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三叔,那我们门派算上我就这么几个人吗。”

    “肯定不是,只是还有很多高人你都没有见到过而已,想要见他们一面那可是”

    说起来龙弓子想起来了一个人,那个时候在衡阳城的时候也见到过一个高人。

    “三叔,我之前见到过一个人,叫做昆仑老人,这个人的实力在我看来也深不可测,应该是我看到过最厉害的人了?”

    “什么?”叶三一下坐了起来:“你再说一遍,那个人叫什么?”

    被三叔这突然一下吓了一跳。

    “昆,昆仑老人。有什么不对吗?”

    “你在哪里看到他的?我们找他很久了。”

    “什么?原来就是我们啊!”龙弓子也惊讶了,之前听到昆仑老人说过,有一伙人在找他,而且他也说过,那群人连他都打不过。

    这个事情好像来得有些太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