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昆仑老人到底实力有多强?”

    对于跟自己实力差不多的人龙弓子可以大概有个底,但是那些实力比他高出不止一星半点的人,根本就无法预估,而且这种像昆仑老人这样实力的人,以他的实力连去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叶三的一句话让他差点吓到。

    “大概跟你师祖爷爷实力差不多吧,实力也深不可测,而且我们就是想把他拉到我们藏经阁来,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藏经阁里面都是像昆仑老人这让的高手,还多了去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天下第一的门派?”

    这一下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先不说别人就是自己祖师爷爷,自己大叔再加上昆仑老人,龙弓子认为这三个人就可以跟任何一个门派叫嚣。而且最让他无语的就是,竟然还多了去。

    原来自己身在这样一个强大的门派之中。那自己要是想学厉害的武功何必还去武当派呢?

    但是想了一下,要是自己不去武当派的话,那就不会认识师傅还有两个师兄他们。也不会有着这么多的际遇了。

    可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问题是自己都在山上住了十多年才知道这件事情。这让他很郁闷

    “那为什么江湖上没有我们藏经阁的名号啊,按道理说我们这么强的门派应该天下人皆知啊!”

    这样一个门派如果真的像三叔说的那样,那自己怎么会都没有听过?

    叶三淡淡的一笑:“你知不知道叫什么叫做隐世门派?”

    龙弓子摇摇头。

    “隐身门派不就是隐藏在这时间之中,被常人所不知道的门派。这些门派与世无争,不显山,不露水的。就跟我们一样,也是一个隐身门派。虽然我们藏经阁无比的强大,这江湖当中大多的事情我们也都无不知晓,但是我敢肯定,绝对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门派。”

    一路上说了这么多,龙弓子算是见长了不少,这一路说的东西够他消化一会了。

    两人在车上打算先睡一会,估计一觉醒来就差不多快到了。他们要去的地方离这洛阳还是很近的。

    马车停到了一处山脚下的村子下就停了,龙弓子将剩下的五百两银子都给了车夫。

    车夫没想到会给这么多钱,显得非常激动,连忙答谢。这一趟下来差不多将这几个月的钱都赚够了。

    到了这个村子龙弓子就非常的熟悉了,下了车直接将叶三抛在了身后,往村子里面冲了进去。

    “李爷爷,张大妈。”看到了村口两人,龙弓子一下就兴奋起来。

    “哦哟哟,是龙弓子啊!快过来让爷爷看看。”

    这个村子叶三从小就带着龙弓子来这里,除了山里面,来的最多地方就是这里,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在熟悉不过了。

    虽然这小子小时候是个捣蛋鬼,但惹人喜爱啊。

    进了村子里头,村民们一个个都认识龙弓子,就跟自家人一样。

    叶三也过去跟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招呼到龙弓子:”走我们先去你霖叔那里。

    跟众人交谈的一会之后,就跟着三叔去找霖叔了。不知道是要干嘛?而且霖叔是谁来着?说实话这个人自己好像没有很大的印象。

    从村子里面穿过来到了村尾,然后从村尾的一个小山坡上面走了上去,那里还有着一座小房子。

    房子倒是不大,就一间独屋。这里有一间房子他还是第一次知道。

    走到这间房子的外面,叶三没有敲门就直接进去了,发现里面正躺着一个年轻人,一看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像是在熟睡当中。

    这不会就是霖叔吧,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叔叔辈的人啊。龙弓子看到他的面容之后心里有些奇怪。

    “哟,叶三啊!“本来此人还是在睡觉的,但是叶三和龙弓子一进来就醒来了,看到后面跟着的龙弓子一下就认出了他:”这个人就是你老是念叨的侄子吧。”

    “来,小子,打个招呼,这是霖叔,他正是我们藏经阁的人,你好好见识见识吧。”叶三吩咐道。

    “霖叔好!”开始还以为就是这里的村民。突然一听此人是藏经阁的人,心里莫名惊了一下,意思就是说眼前的这个人实力肯定强的吓人,虽然根本就根本看不出来一二。

    还有一点,明明看上去这么年轻的人,自己还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叔叔,实在是让他感到有些别扭。而且这么年轻,哪里来的那么强的实力?

    ”好,好好!小子资质不错。“霖叔笑着对龙弓子说道。

    对于这个霖叔,龙弓子很是好奇,反正都是自己人,所以想都没想就直接问道:”霖叔,你的实力真的很强吗?“

    “哦?”突然听到这个,霖叔觉着有些意思,笑着说道:“想见识见识吗?”

    还没等龙弓子说话,叶三就抢先说道:”还是算了吧,我们等下还要回山上去呢。

    龙弓子没有听出来叶三的言外之意,反正自己就见识一下,应该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霖叔大笑道:“行,那我就随便展露一下,小子,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啊。”

    当听到这句话时候龙弓子心中大叫不好,还没有来得及喊停下来,两眼只见睁的老大,然后随即脑海中一闪,就晕了过去。

    叶三只能一脸苦笑:“这小子拉都拉不住。唉,等会还要背他上去。”

    霖叔表面上还是有些歉意的看了看叶三。

    “对了叶三,你带这小子到我这里来干什么?”看到龙弓子昏了过去,这样弱不禁风也早在的他意料之中。

    叶三恭敬道:“这段时间我们要在山上呆上一段时间了。这小子拜了武当派。所以这不是想你带着他练上一段时间!”

    霖叔眯起眼睛对着叶三认真的笑到:“我拒绝。”

    “这。”叶三被他的这一句胡噎得半死,眼睛一转随即说到:“听说这小子好像是连的什么太乙玄门剑吧,不愿意教就算了。”

    说着就要背起龙弓子出去。

    听到这个剑法,霖叔的神色当中让人捉摸不透:“太乙玄门剑吗?好吧,这个小子,我还挺中意的,就交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