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我想学这一门剑法行吗?”龙弓子小心问道。

    轩辕夜一直接点了点头:“恩,这一本剑法是你得来的,而且这本剑法对于我们藏经阁来说也是一大贡献,你想要学当然可以,但是有一点你必须得记住,这一本蝶恋花剑法是不到万不得已得时候千万不要轻易得显露。知道了吗?而且你会这门剑法得事情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就连你武当派得那些师傅也必须绝口不提。”

    “我知道了三叔,要是暴露了自己会这门剑法的话,可能会引来很多麻烦。”

    听到大叔愿意教自己,心中一阵窃喜。这些事情他心里明白得很,连忙点头答应下来。

    还是有些不放心龙弓子,再次叮嘱道:“嗯,你一定要记好了,就怕到时引来的可不只是麻烦,而是杀身之祸。”

    同样再一次严肃的点了点头。

    “好了,我跟你三叔还有些事情要谈,你去找你师祖爷爷吧。”轩辕夜一吩咐道。

    龙弓子没多说什么了,轻轻退了出去,这蝶恋花剑法就跟自己的地拳一样。都是不能轻易得暴露。

    等他出去之后,连平日里散漫得叶三都坐起了身子。

    “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这一本蝶恋花剑法,实在来的太突然了。”

    轩辕夜一沉声道:“是啊,当年得事情我们一直都在查,事情绝对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我认为是有什么人在后面推动着这一切。可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叶三接过话:“现在这些人又出来了,既然找到了慕容九州,那就证明他们也一直都在追查着他们的下落,龙弓子说过那个追杀慕容九州的人也都已经死了,那些人肯定会来找他的尸体,所以我们不如?”

    “嗯,你说的不错。”轩辕夜一站起身来:“叶三。你现在就立刻下山,到那里去看看有什么端倪,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说不定还能遇到点什么,不过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从房廊里穿到了后花园处,此时的祖师爷爷正在跟一另外个老头下棋,龙弓子不懂下棋,但看上去两人现在是下的难分难舍。

    “轩辕老头,这一招棋你到底下还是不下了。”跟轩辕焯下棋的那个老头已经等上老半天了,这一棋子就是不落下。

    这轩辕焯正是藏经阁得掌门之人,也就是龙弓子得祖师爷爷。看上去面容只有六七十来岁,可已经是眉发皆白。其余的地方也与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你急什么?容我在观察观察。”轩辕焯不急不慢的拿起手中的棋子,又缓缓的放下,又拿起,又放下。就是迟迟的不落下那一粒子。

    看得对面与之下棋得老头恨不得一掌拍过去。

    “祖师爷爷。”一道声音打乱了轩辕焯的思绪。

    听到这个声音都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自己这个爱孙来了。他自己三个儿子都没有结婚生子,龙弓子从小时候被轩辕三六抱回来的时候,看着那个小不点,那可是心生爱喜。

    “哎呀,不下了,输了输了,下次在好好下吧!”轩辕焯将手中棋子一丢,直接就认了输。

    坐在对面得老头眼中一片茫然,这轩辕老头平日里下棋那可是非得争个你死我活,怎么今儿认输得这么爽快?顺过他得眼神看过去,正看到一个毛头小子跑了过来。

    “龙弓子啊,快过来。”笑眯眯得看着朝他跑过来的龙弓子:“哎呀,几个月不见又长高了啊。”

    跟龙弓子相处的时候,那真的就是爷爷和孙子一样,完全没有将自己的实力和身份摆在面上。

    “哎呀,不错,竟然还有了这般实力。”

    凡事碰到龙弓子的人都会说上这么一句话,这让他心中很满足。

    “来来来。见过一下,这个老头是提壶老仙,下棋的技术不怎么样,喝酒倒是能千杯不倒。”

    提壶老仙老脸一沉:“老东西,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能更不要脸一点吗?”

    两人看上去就像一对在闹的顽童。

    “哈哈,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小徒孙。你可得好生给我照顾好咯!”

    在山上休息一天后,龙弓子就迫不及待的跟着轩辕夜一开始修行了。

    轩辕夜一盘坐在一快青石上面,内息微浮。

    “来吧,让大叔看看你这几个月到底学到了什么东西。”

    “是,大叔。”

    龙弓子手握剑柄,他早就按捺不住要露上一手。

    太极之气在身上浮现

    轩辕夜一眼睛微微跳动。

    “剑点三星!!”

    这一招可以说是龙弓子现在剑招上最强的一招,也是使用的最熟练的一招。

    凌厉的剑招直接将远处的一块大石打得粉碎。

    “嗯!”轩辕夜一点点头,对这一招还算满意:“已你现在的实力,能够施展出这样得剑招已经很不错了。

    听到轩辕夜一的表扬,龙弓子心中早就笑开了花,嘴上的笑容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此时的德行。

    “这一招的确已经没有问题,但是问题在于你的内力不足。内力越强大剑招所发挥出来的威力就更强。”

    “内力不足?”这个龙弓子当然知道,可是这内力不是自己说足就足的啊。

    “大叔,那你要教我得到底是什么啊。”

    说到这里,轩辕夜一站起身来接过龙弓子手中的剑。

    “喝!”

    轻喝一声,手中内力暴涨,手中红光一现。

    龙弓子那把冯巧匠打造的宝剑就跟融化了一样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我的,宝,宝剑!”

    龙弓子两眼瞪大,被这一下吓得实在不轻。自己用了这么久的宝剑就这么没了。

    “内力是自身体内源源不断涌现出来的气,而这种气,所以我这一段时间要将你的内力直接提升一个档次。”

    听到这坚决肯定的话,说实话龙弓子心中是有些惊吓的。

    直接提升一个档次?那到底是什么概念。

    “不过,大叔,我的宝剑没了。要怎么办?”

    “啊哈?”轩辕夜一也显得有些尴尬:“没事,没事,这次修行用不到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