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什么性格,无论是叶三还是轩辕夜一都一清二楚,只要给些甜头什么都好说。

    “真的吗?”果然听到要教自己蝶恋花剑法,龙弓子那是两只眼睛都发亮了。

    第二天一早都没有要轩辕夜一提醒,自己早早的来到了这片瀑布之下。

    看着这依旧急湍的水流心中还是有些虚,但想着只要自己坚持下来了,不但能让自己变强还能学到绝学剑法,再苦再内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只要死不了,怎么样都行。

    深呼了一口气,将自己的上衣拖了下来缠在腰间,脚下前冲一跃,这一次提前用运气太极神功护住自己的身体,从瀑布的高处直接稳稳的落到了石块上面。

    感受到强烈的冲击,一咬牙顶住了那一瞬间的力,龙弓子开始内力由于有了昨天经验,龙弓子直接内力暴涨对抗这瀑布的冲力。

    其实他昨天也就差一步,就是那会把屁股翘起来的时候分了神,才导致被打晕,既然有了一次的教训,那么这一次。

    只听见“噗通”一下,转眼间龙弓子又掉水里去了。

    只是这一次并没有直接晕过去,只是被击落下来,然后从水潭当中游了上去。

    龙弓子的表情有些气愤:“我就还真的不信了。”

    这一次只是被冲落了下来,到没有什么大碍,上岸之后一股脑对着瀑布就又冲了过去。

    有的时候人一犟起来,就跟牛一样。

    可凡事总得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像这样蛮干的话那是不可能成功的。

    头铁了一个上午依旧没有成功,又弄得一身伤痕累累。不过好在有轩辕夜一为他准备的药澡,泡完一个下午之后又能活蹦乱跳。

    就这样如此反复的修炼,上午伤痕累累,下午泡澡疗伤练功,这就是龙弓子这几天的生活规律。

    终于再第五天的时候终于是找到了诀窍,已经能够稳稳的坐在这快石头上面修炼了。

    之前都是头往里面扎,这一次换成了屁股往里面扎,就可以直接坐上去,不用抬屁股。

    而且这五天来龙弓子的体格体魄已经远远要比地一次的时候硬朗了许多,内力也不经意间提升了不少。再加上这几天义无反顾的试练,这瀑布对身体的冲击力要小了不少。只要坐了上去,就能够直接开始修炼。

    在这里打坐的效果那是突飞猛进,在第十天左右的时候,龙弓子就已经感觉不到像之前那样进步得神速了。

    他这几天的表现,轩辕夜一都看在了眼里,心中对于龙弓子还是非常认可的。在远处若有深意的看着龙弓子,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呼!”将内力收回丹田之中,从瀑布当中脱跃而出。

    这时轩辕夜一也走了过去。

    “怎么样?感受到这几天的变化了吧?”

    仅仅十天,龙弓子在气质上面又有了一些变化。明显强壮了不少,身上的肌肉也长了不少,当然这其中也有林伯的一份功劳,每天将伙食搞的丰丰盛盛,让他一顿得吃上至少五碗饭。

    “嗯,大叔,这几天的进步我自己能够切身的体会得到,但是这效果却没有之前那么显著了。”

    轩辕夜一笑道:“那是自然,之前你的身体没有这样锻炼过,其中体内还有很多潜能没有被激发出来,现在你身体里的这一部分被慢慢也被激发的差不多了,要是一直这样飞速的成长下去,那你岂不是要一步登天?”

    修炼本来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实力越强,想要继续提升自己的实力,就需要更多的容量,所以就要象想办法使自己修炼的速度变快,或者保证自己修炼的质量。

    龙弓子点点头,他开始好像有点懂大叔的让自己这样做的意义了。

    带着龙弓子沿着这水潭在树林当中走着。

    “江湖中人将人的境界分为三阶九境,想要达到前面两阶的境界,任何人只要有修炼基础,是可以通过刻苦修炼而达成,而第三阶之后的境界那不但要刻苦的修炼,还要靠各种各样的机缘,甚至可以说靠运气了,还有就是天赋。”

    不知道为何大叔突然要说这些,但龙弓子就跟在后面认真的听着。

    “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天赋很高,而且你身在藏经阁,这本身就是你的机缘,所以你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听到这里,龙弓子心里有一些异样的感觉,于是打断了轩辕夜一的话。

    “大叔,为何要跟我说这些东西。”

    轩辕夜一会过头,正好看到了龙弓子那清澈的双眸,认真的说道:“这些你不需要知道,大叔只是告诉你,以后无论你经历了什么,我们永远都是你坚定的后盾。”

    两只眼睛突然没理由饿冒出一丝雾花,楞在了原地。

    龙弓子从小无父无母,都是师祖爷爷,大叔,三叔这些人陪着自己长大,早就已经把他们当做了自己最亲的人。这些话应该是由他来对这些养育了他这么久的亲人来说。

    眼泪已经忍不住在眼底打转。

    “大叔,无论以后我怎么样,我永远都会将藏经阁当做自己的家。”

    “嗯。”轩辕夜一欣慰的点了点头:“好了,你今天先回去休息吧,明日开始,上午依旧在这里修炼,下午就不用泡澡了,开始跟我学习蝶恋花剑法。”

    龙弓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点了点头然后就先行离开了这里。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轩辕夜一叹了一口气。

    “是否该告诉他一些东西了呢?”

    然后又摇了摇头:“算了,这孩子还小,现在告诉他还是太早了。”

    随后就突然消失在了树林中间。

    龙弓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的里面,心中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

    为何大叔自己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翻话?虽然自己的确将他们看做最亲的人,这一点无论怎么样都是不会变的。

    难道是跟自己的身世有关吗?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想法突然在脑海中一现。

    是不是大叔他们已经发现了一些有关于自己身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