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在山上,自己的实力的确已经有了一个极大的提升,到时候在去霖叔那里补强自己的太乙玄门剑那就完美了。

    龙弓子这几天都是没日没夜的苦练。对于自己融入的那一招“乐蝶剑”也有所掌握,只是还是有些贪心,他老是想着在这短时间内在研究出一套,但始终是操之过急,没有半点突破。

    夜晚十分,一个人静静的躺在自己的床上思绪着什么。

    这霖叔不是会六招剑法嘛,自己在霖叔那学会武当派没有的那两招,到时候回武当找师傅学剩下的两招,这样就完全不耽误时间,想想就激动不已。

    这已经是他回山上的第二十天了,在霖叔那里学完剑法之后,龙弓子捉摸着自己就要下山了,感觉时实在是过得太快了。虽然心中还是很不舍,但也仅仅只是不舍而已。

    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的心还一直在江湖上面飘,虽然在山上就是在自己的家一样,也有着自己的亲人,可就是少了一丝感觉。

    想想自己到时候的行程,算算从武当派出来也有好几个月了,到时候自己先去洛阳看看,然后从洛阳就直接去七绝堡做做客,然后回衡山派找宗大哥,最后就回武当派了。想想就觉得有些兴奋,都兴奋的有些睡不着了。

    不如出去走走吧。说着就爬起身来开门走了出去。

    这几天山上显得有些清净,祖师爷爷都闭关这么久了还没有出来,自己三叔也下山一段时间了,这霖叔又住在了山下,所以整个山上除了自己就只有林伯和大叔了。

    还没走道到大叔的房间外面,就听到了里面还有叶三的声音,心中一喜,原来三叔已经回来了。本来想着直接进去打招呼的,想了一下龙弓子心中突然有些小心思,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就在原地蹲了下来,不敢在接近,开始竖起耳朵想听听看他们到底在里面说些什么,说不定能够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这一次下山查到了什么吗?”先是传来轩辕夜一的声音。

    叶三声音低沉道:“嗯,我去过了臭小子所说的那个地方,只是发现他所说的那些尸体早就不见了。什么踪迹都没有,而且本来立在那的慕容九州的墓牌也被人拔掉。实在是有些蹊跷。”

    轩辕夜一眼神变了冷起来:“这些人藏匿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露出半点蛛丝马迹,实在是可怕啊。”

    叶三挠了挠自己的头:”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还真的让人头大啊!”

    自从上一次带着龙弓子下山之后,事情就一个接着一个的发生。

    “这段时间地府有什么动静吗?三六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事情,叶三就来气:“别提了,这群地府的人一个个实力高强,就我来说实力还远远不是他们的对手,根本就没有办法查,人人都知道地府,却也查不到他们的踪迹,这就是所谓明着在暗处。让人不得不佩服。”

    轩辕夜一眉头突然严肃的说道:“嗯,这些人也不简单,其实我曾经跟地府的府主打过一次照面,说实话那个人的实力连我都看不出来有多高。”

    这话一出,不但让外面的龙弓子心头一震,就连叶三也吃了一惊。这个地府的实力这么强的吗?

    叶三并没有接话,轩辕夜一接着说道:“现在的江湖上强者如云,就算是我们也不可轻易小看,这个江湖实在是太大了。”

    “的确,如今这江湖上真正的超级高手能够让我们重视的人也大有人在。”这个时候叶三思考了一下说道:“我认为算得上这当今江湖势力当中最强的四大高手除了我们藏经阁那些个要成仙的怪物,就莫过于地府的府主,六扇门的神侯诸葛啸旗,还有那鎏金门的门主。再就是大哥你了。”

    在外头的龙弓子紧张得心跳声自己都能够听见,还好自己今晚有些睡不着,这些重要消息怕也只有在自己两个叔叔这里能够听得到了。

    说起这个,轩辕夜一也放松下来,他也没有否认叶三的话:“这么说来,你不也可以算得上这江湖上第三梯队的强者吗?哈哈!”

    “哈哈,大哥你就被嘲笑我了!”叶三也笑了,这第三梯队实在是让他有些尴尬。

    玩笑归玩笑,轩辕夜一又说道:“你可别忘了,还有一个天大的势力朝廷呢。诸葛神侯说起来也算的上的朝廷的人,而且其中绝对还有实力高强的人。”

    说起这个,叶三眼睛一白:“得了吧,朝廷的人都是老狐狸,不到坐收渔翁之利的时候是不会出面的。”

    “还有这花紫会的事情,这假花紫会的事情前段时间也风声鹤起,最近也消停了不少,不过对于花紫会我之前听说他们与封山派准备联姻,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没消息,也不知道封山派的人到底会如何作想。”

    在门外的龙弓子一听到花紫会,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光释,难道她当初一直不愿意跟我说的就是这个事情?哈哈,想到这个龙弓子心里一笑,原来光释还有这样事情啊。

    可这封山派又是什么门派,自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难道也是隐世门派不成?

    听到这里,龙弓子越想越诧异,这大叔和三叔是哪里知道的这么多消息啊?心中暗道,自己今天听了这么多事情也差不多了,再听下去怕是自己心脏有些吃不消啊,还是先开溜吧,免得到时候被发现了。

    偷偷从房廊外面蹲着一步步苟了回去,回到了房间之中

    等龙弓子刚走后,又传来了轩辕夜一的声音。

    “三弟,我有个事情这段时间放在心里一直到不知道该怎么做,想听听你的意见。”

    叶三一愣,还有让自己大哥犯难的事情?

    “关于龙弓子,这么多年来我们也在一直查他的身世,从三六将他带回山上的时候,转眼有十六年过去了,他现在也懂事了,也有了自己的本事,有些事情我们是不是该早些告诉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