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三一怔:“大哥,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轩辕夜一的神色有些镇然:“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他应该知道,这样可能对他是好事情。”

    叶三却说道:“大哥,这个事情你就别多虑了,这小子自然有他自己的造化,有些事情随着他的成长自然会知晓的。这么早告诉他只会给他增加负担的。你要相信这臭小子啊。”

    “嗯,你说的也对!可能的确是我太多心了。”轩辕夜一点点头:“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

    叶三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自己这大叔虽然平时严肃,但对龙弓子的关爱绝对不比任何人少。

    回到房间后的龙弓子心中思绪万千,更加睡不着觉。

    对于这些江湖上的超级高手,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着憧憬。

    大叔就不用多说了,诸葛神候的实力自己早就听说过,地府的府主实力强都不用多想。这流金门的门主竟然也这么厉害吗?难怪能够屹立在洛阳城这种大地方。早知道这洛阳城还有吕家和陶家这两大巨头。

    大叔刚刚说了一个有意思的词,那就是说三叔是江湖上第三梯队的高手。大叔自然是第一梯队,那么第二第三梯队有哪些人呢?

    算一下的话,自己所知道的人,这第二梯队估计就是包括五大正派的掌门和五大邪派的掌门,逍遥派饿掌门人朝歌,地府的帝君,自己二叔应该勉强算的上地二梯队吧。感觉他也很强。

    那些门派的高手还有花紫会的会主光中麒之类的就算是第三梯队的了吧。自己师傅别卓清说不定也能算得上是第三梯队的人。

    想了这么多,那自己是第几梯队的呢?第八还是第九?想到这里,龙弓子便不在胡思乱想了。还是洗洗早点休息,明儿去找霖叔提升实力才是正经事。

    第二天龙弓子下山来到了霖叔所住的小房子外头,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吧!”里面传来霖叔的声音。

    龙弓子推门而入。

    “霖叔好!”

    霖叔摆摆手:“不用多礼,走吧,直接找个地方让我看看你的太乙玄门剑。”

    说着就走了出去。

    龙弓子有些没反应过来,这霖叔也太直接了。

    霖叔拿起了自己的剑,龙弓子留意了一下霖叔的剑,是一柄红色的剑,如火焰一般的红,而且他心中有种感觉,这把剑要是拔出来的话就是一把火剑。

    “快点跟上,记得把门带上。”霖叔催促道。

    “哦,哦!”龙弓子将门轻轻带上,赶紧跟了上去。

    这霖叔一直走着也不说话,怎么感觉这霖叔这么淡然。跟在他的身后一直显得有些不自在。

    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

    “太乙玄门剑你学会了哪几招?”

    上来就开门见山丝毫都不拖沓。

    龙弓子老实答到:“我在武当派的时候在师傅手里学了两招,剑点三星和地盘云剑。”

    “你的师傅是谁?”

    “哦。我师傅是武当七侠的别卓清真人。”

    跟霖叔对话都是干脆利落。他的语速十分的快,都把龙弓子带得跟他一样了。

    “别卓清吗?那你可是有个好师傅了。”

    霖叔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看样子自己师傅跟霖叔应该认识。

    龙弓子试探的问到:“霖叔,需不需要我将这两招展示一遍,您给我指点指点。”

    “不用了,既然别卓清的话那就不用多看了。”好像又意识到了什么。“你小子跟我说话不用这么拮据,难道我很凶吗?”

    听到这句话,龙弓子心中一震汗颜,心中苦笑道:凶倒是不凶,可给人的压力大啊,毕竟可是货真价实的超级高手。

    只是龙弓子有些好奇,这霖叔跟自己师傅到底是什么关系呢?竟然对他这么信任。

    正当龙弓子思绪的时候,霖叔的话打断了他。

    “你既然练的是太乙玄门剑,那你了解这套剑法吗?”

    不知道为何会这么问,但还是根据自己所知道的回答道:“这是我武当派千年钱一位老姓的强者创出的剑法,当初这套剑法可是有恐怖的七十四招。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流传到现在就只有四招了。”

    霖叔淡然一笑:“嗯!不错,是不是觉得很可惜,这么强的剑招竟然失传了七十招。”

    龙弓子点点头:“是啊,要是这七十招都还保存着,想想就觉得可怕,我觉着这太乙玄门剑肯定要比绝学剑法还厉害。”

    这倒是他真实的想法,也觉得无比惋惜,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就失传了。

    这都是千年之前创出的剑法,时间过了这么久,估计早就找不到其中的根源了。

    “那你错了,太乙玄门剑强是强,那还是没有绝学强,只是他的剑招多而已,但这套剑法的本源可是丝毫不逊色与绝学的。”

    “本源?”龙弓子不解,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词,到底什么是本源?指的是太乙玄门剑的本源吗?

    看到龙弓子这什么都不懂的表情,霖叔十分满意,但同时又感叹到,自己竟然也有教一个小辈剑法的时候,这小子真是好命啊。

    “太乙玄门剑所有的剑招都是由他的本源演练出来的,他的本源只有一招剑法,有可能仅仅只是一刺,或者是一挑。你所说的老姓强者就是凭着这一招衍推出来七十多招。”

    这样一说,龙弓子越听越糊涂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说的有些太不切实际了吧。

    “准确的说,这世上本没有太乙玄门剑这套剑法。只是从一招虚招与其说衍不如说空想出来的剑招。”

    龙弓子打断了霖叔的话。

    “霖叔,等等。让我先捋一捋。您说的这些实在是太深奥了,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就像在听天书一样,根本就一片糊涂啊。。”

    “哈哈。”霖叔大笑道:“你小子脑袋瓜子到底是没有浮生和别卓清灵光啊,他们两个虽然也就那样,但至少能够听懂一二。”

    “咳咳!”被这一句话差点呛到,这种话只怕也只有眼前的霖叔敢说出这班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