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了几句之后,龙弓子也缓过神来。

    ”好了,既然没有什么大事请,就先下山去休息吧“轩辕夜一说道。

    随着三人一同下了山,龙弓子依旧回到了房间当中。

    自己这下着实吓得不轻,还好大叔他们来得及时,不然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但又惊艳于这剑的威力,被这一吓让龙弓子心中警惕起来了。这么厉害的剑要是让别人看到了,指不定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虽然自己实力变强了,要是真的遇到这样的人,那万一实力根本跟自己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岂不是很冤?

    看来不到必要的时候还是不能轻易的将这把剑显露出来。干脆自己再去找一把剑,以后行走江湖就身背两把剑,这样有拉风又可以隐藏。

    第二天龙弓子很早就起来了,因为三叔还要早些下山办事情,所以他也得跟着一起。

    临走的时候,大叔和林伯都过来相送。

    本来都要上马准备走了,龙弓子突然想到了一个什么事情。那就是光释的一脉体,在他眼中大叔三叔他们总是无所不知的,想必自己大叔他们应该知道些什么吧,所以顺便问一问。

    “三叔,问你个事情,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一脉体啊。”

    叶三一愣,这小子怎么知道这么多东西,一脉体这种都快绝了迹的体质都知道。

    “怎么,你有什么想问的?”

    龙弓子道:“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就是一脉体,但是她一直都没有办法修炼,所以想帮她问问。”

    叶三嘿嘿一笑:“是不是帮那个花紫会的小姑娘问的啊,怎么对人家有意思啊?”

    一下就被叶三看穿了,听到三叔调戏自己,瞬间脸色涨红:“哪有的事情,就是关心一下我的朋友而已。”

    尽管这样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脸红,他现在对这种事情还显得很模糊。

    “哈哈。”叶三哪能不懂这小子。

    还是轩辕夜一正色道:“这一脉体的确是时间罕见之体,但是也不是在人世间绝迹了,拥有这一脉体而且功力大成的人我的确认识这么样一个人。”

    听到大叔这么说,龙弓子大喜,既然大叔认识,那就证明这个人有一脉体修炼的方法,到时候只要拜托大叔,那光释就可以修炼了。

    不过轩辕夜一的脸色变得沉了下来:”可是要找这个人的性格十分古怪,她虽然是我的朋友,就算是我开口也不定会给我这个面子,完全得看她的心情而定。”

    “什么?”龙弓子心中一惊。

    这个人竟然这么高傲的吗?连朋友的帮都不会帮?要是自己的话肯定会经全力帮助自己的朋友。

    “大叔,这个人到底是谁啊。现在有在哪里?”

    龙弓子心中想到,反正只要有这么一个人,那就有无限的希望,到时候带着光释去找他,哪怕是求他也行。

    “这个人吗?”说道这里轩辕夜一笑了一下:“她的名字叫做御清绝,不过就算我告诉你她在哪里,凭这你现在的实力也找不到她的。”

    “啊?”脸上露出一阵疑惑。

    以我现在的实力还找不到她?大叔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还在天涯海角不成?

    “大叔,那要怎么样的实力才能找到他呢?”龙弓子不死心,继续问道。

    “大概需要我这样的实力吧!就算你现在找到他了,也只是去送死而已。”

    轩辕夜一的话轻描淡写,但在龙弓子心中却泛起了一阵波澜,就连旁边的叶三和林伯也感到一惊。

    但是林伯低头想了一下,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御清绝本来就是一脉体,加上他功力大成,实力要比我高上好几分,林伯,就算是你最多可能也只是跟他平分秋色而已。”

    实力比大叔还要高?这个人竟然这么变态的吗?还有这么说来,林伯的实力竟然也他娘的这么高。

    这一次却是叶三问道:”大哥,你说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老妖婆而已,要死不死苟在人世间。实力却高得可怕。“

    啥?原来还是个老婆婆,龙弓子一直以为这个人是男的呢。

    轩辕夜一接着说道:”林伯,你听说过七十多年前的那个清绝仙子吗?

    听到这个名字,林伯的眼神骤变,就像是见了鬼似的:“你说的是那个靠一人之力差点将武当派灭门的那个女人吗?”

    听到这里,龙弓子和叶三两人是越来越不淡定了。

    尤其是龙弓子,怎么又是跟自己武当派有关。还有靠一个人差点把武当派灭门又是什么鬼?

    轩辕夜一点点头:“嗯,不错,就是这个人,说起来刘港霖应该对这个人映像很深刻吧。”

    还在睡觉的刘港霖翻了个身,突然一个喷嚏将自己打醒,睁开眼睛,眉头一皱,然后又睡了过去。”

    “难怪了,这个人竟然还活在世上,现在都七十年过去了,实力怕是早就深不可测。

    这个人龙弓子自然是不知道,连叶三也没有听说过,能够以一人之力差点将武当派这千年大派险些灭门,那是何等的恐怖。而且重点七十年前实力就这么高了。

    林伯回忆起了以前:”那还是在我小的时候听到长辈们说起过的名字了,弄的我那个时候想到这个人看到女人就怕!哈哈。“

    也是自嘲了一番缓解了一下原本变得严肃的气氛。

    ”对了夜一,那你又是怎么认识这个人的?“林伯又问道。

    轩辕夜一说道:“想必你应该知道她是为什么要对武当派动手吧。”

    林伯点了点头:“据说是受了情伤,而那个男的也正是武当派的人,所以才会杀上武当山上。”

    “没错。当年武当山一战之后,她自己身负重伤到最后也没有能杀死他想要杀死的人,然后就将自己困在了唐古拉山的最深处,永不见天日。我也是偶然一次去那边采药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她所在的地方,这个人对男人可以说是恨到骨子里面了,一看到我二话不说就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