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唐古拉山,龙弓子倒是听过这个地方,自己的师傅别卓清当时也是要去这个地方采药,不过泽帆师兄说过,这唐古拉上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那里有着穷凶极恶的西域邪教。

    但想必以大叔的实力,就算是那个时候这些人也对他没有什么威胁吧。

    “那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林伯又追问道。

    现在就听着轩辕夜一和林伯的对话,龙弓子和叶三两人已经在旁边不敢插话。

    轩辕夜一回脑海中浮想起当时的情景。就算是过了这么久心中都还是有些后怕。

    当年自己去唐古拉山采一株草药,费劲了一番功夫发现自己要找的草药生长在了一块岩石缝里面。而且看样子这草药的根也生生的扎了进去。为了能够保证不破坏它,完整的将这一株草药取出来,自己只好从旁边的岩石下手。

    本来打算先将两边的岩石轰开,然后在慢慢将这根草药刨出来,没想到直接轰出了一个入口。

    自然进入那个洞口的一瞬间,就有着一道极为强烈强烈的剑芒射向自己,要不是自己反应快,那一下差点要了他的命。

    按道理来说,一般这些普通的剑招,剑气根本就对他造成不了伤害,而这么多年来,唯独这一道,他感觉自己要是中了,那不死也得重伤。

    此时的轩辕夜一早已背脊骨一阵寒凉。

    里头传来的是一个女人阴冷的笑声,显得极为恐怖。

    “竟然有人发现了这里,还是男人吗?有意思,有意思!”

    轩辕夜一不敢大意:“你的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在这里?”

    “哈哈。”女人一阵狂笑:“我是谁?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那你得问问你们男人啊?”

    根本不知道这个女人再说些什么,本来还想在开口询问两句。

    “拿命来!”里面的女人已经不由分说朝着他冲了过来。

    轩辕夜一当然不会这样站在原地任人宰割,自己很久都没有与人动过手。

    “哼”冷哼一声,还未等这个女人到自己面前,自己也对着那个黑乎乎的洞口里面冲了进去。

    对于那个黑洞里面,轩辕夜一完全不知道里面有着什么,格局又是怎么样。

    两人就在这黑不溜秋的洞里大战起来。根本看不到自己面对的到底是长什么样,完全就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和实力与之对战。

    这个女人用的是剑法,轩辕夜一也是用的剑。这里面什么东西也看不到,轩辕夜一在和这女人对招的时候一直都是用轻功飘在空中,他心中有些不解,这里面到底有多大?

    在这黑暗当中对了数十招之后,没想到自己在剑法上面占了下风,一剑格挡在自己胸前,挡下一招之后顺势退开,施展出一套绝学剑法,这女人同样也是一套绝学剑法。让轩辕夜一感到震惊的是她的绝学竟然直接将自己的招给破了。

    赶紧摆出防守姿态,正面挡下了这一招绝学的余波。可还是使得他收了写轻伤。

    轩辕夜一一愣,自己已经记不清上一次受伤到底是什么时候了。

    这个时候他心中已经按叫不好,看样子自己这一下只怕是大意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强的对手,本来在想着先逃的,但想着要是将此人拉入我们藏经阁,那这次必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到了他们这样的地步,就算是打不过她,但她要是想杀死对方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尽管自己显得有些难受。

    其实轩辕夜一看得出这个女的其实也没有真的尽全力。

    两人又鏖战了片刻,可轩辕夜一越来越占下风。要是自己真的动全力的话,估计这个这里整片山洞都会崩塌的。到时候自己只能被活活埋在这下面。

    此时的状况已经来不及他犹豫不决,只能拼一拼。再看看能不能以最快的速度逃出去。

    “不打了。”这个女人突然停手,让轩辕夜一没有反应过来。刚还想着酝酿的自己的内力。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古怪了。明明占了这么大的上风。说不打就不打了。

    不过她能够主动提出不打这样也好,至少自己不用被他一直打压了,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内力。

    感觉的到那个女人轻轻一拂袖,山洞里面瞬间变的明亮起来,当看到这周围的时候,这里面的状况实在是让人有些感到震惊。

    如果轩辕夜一没有算错的话,自己从那个岩石洞里面进来,这里应该正是在唐古拉山的,

    这山里面竟然有这么一大片地方是空心的。难怪自己打了这么久都感觉不到有落脚的地方。

    这个下面至少还有数十丈吧,两人朝着下面飞了下去。到了他们这种地步,轻功已经完全能够高到在空中漂浮片刻。

    落到了底下,之前一直都没有看到这个女人的真面目,现在倒要刚刚能够将自己死死压制住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这个人原来早就已经是两鬓半百的老婆子。脸上的皱纹已经深得有些可怕。

    轩辕夜一看到她之后表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但心中却大骇,这个老婆子的左胸前面竟然凹进去一块,而背后便是突出一快。这是怎么长的?难道是畸形吗?

    老婆子先开口道:“小辈,你的实力不错。既然你有这般实力,想必现在的江湖上也有几番地位,老婆子我问问你一些事情?”

    还是第一次有人听到有人叫自己小辈,但眼前这个老婆子的确有这么个资格。并没有对她的话有什么异议,只是说道:“您说吧,有什么知道的绝对会告诉你。”

    “你是不是武当派的人?”这是她问的一个问题。

    轩辕夜一摇了摇头。

    “那现在武当派到底怎么样了?”难道这个老婆子跟武当派有关系,一直都在问关于武当派的事情。

    “现在的武当派很好,香火兴旺,人才辈出,在江湖上可是名望很高,还出了一个号称武当派千年以来最有潜力的弟子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