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武当派的人?”这是她问的一个问题。

    轩辕夜一摇了摇头。

    “那现在武当派到底怎么样了?”难道这个老婆子跟武当派有关系,一直都在问关于武当派的事情。

    “现在的武当派很好,香火兴旺,人才辈出,在江湖上可是名望很高,还出了一个号称武当派千年以来最有潜力的弟子浮生。”

    老婆子根本不管浮不浮生的,只是听到武当派很好,没想到脸上露出了极为不悦的表情。

    “哼,这些人竟然还能苟活于时间,怎么就没有人替我来灭掉他们呢?”

    听到这样的话,轩辕夜一试心中有些一惊,试探着问道:“请问您和武当派有什么关系?”

    而回应他的的只有冰冷的四个字。

    “不共戴天。”

    “敢问前辈为何与武当派有这样的深仇大恨?”任何想法都只是在心中所想,表面上还却要严肃的问道。

    没想到这老婆子竟然反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说道这里,轩辕夜一变停止了他的回忆。

    “好了,我要说大概就是这些了。”

    本来就像听故事一样说得好好的,突然没有了后续,龙弓子心中有些落空的感觉?

    “大叔,那你是怎么回答的啊?”

    这个时候轩辕夜一就只是随便敷衍了一下:“之后就告诉了我一些关于的事情,就是你之前所听到的那些咯,不过他那个伤,竟然是被人一掌打成那个样子的。”

    听完轩辕夜一的这段回忆在场的三个人倒吸一口气,想不到人世间还有如此人物。

    这个御清绝当年就已经这么强悍,要是不是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又将自己封闭起来,说不定以他的实力,也能够成为一个摸到半步传说中境界的人,最后甚至于完全到达那个境界也都有可能。

    说得也差不多了,龙弓子不是傻子,虽然自己的确相帮光释找到一脉体的修炼方法,可按照大叔这么说来,对于御清绝这个希望可以说是已经破灭了。

    看样子自己还是另辟蹊径吧,虽然御清绝这里的希望不在吗,但龙弓子已经没有放弃,说不定还有别的希望呢。

    最后再次告别,龙弓子和叶三下了山。两人也只是顺了一段落而已,到了洛阳两人就分开了。

    本来还想问问叶三到底要去干嘛,但叶三并没有告诉龙弓子,那他也没有多问。

    既然这样那龙弓子就只能是一个人了。

    来到了洛阳城的第一件事情就失去兵器铺先买一把剑。自己身上背的这把九天龙吟剑可千万不能让别人给发现了,之前他下山的时候都是找了一块布将自己的剑裹上。

    上山之前龙弓子已经将身上的钱花的差不多了,下山的时候三叔还给了自己一些钱,这次倒不是一两银子,而是十两银子。因为叶三也是一个常年在外穷的响叮当的人。

    买了一柄最差的剑只是用来防身而已,反正到时候回了武当派自然会有好一点的剑可以用。

    没有像所想的那样,两把剑都被在身后,那样实在是太显眼了,所以拿了一把在手里。

    现在身上还剩下一些碎银子,已经不能在酒楼大吃大喝,所只能在随便在洛阳的摊子上面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龙弓子倒不是什么娇贵的人,之前之所以在那酒楼当中大吃大喝,那是因为自己有钱,但现在没钱了,也就随便一点。

    “老板,来一碗豆腐花,多放糖。”

    “好嘞,小客官,还请稍等。”

    这豆腐花龙弓子可是一直爱吃,将剑放在桌子旁边,搓了搓手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东张西望了一会,听到另外一桌的两人好像正在交谈着什么,看了一眼这两个人的模样,看样子也是江湖中人。

    其中有一个人凑到另外一个人身前,低声说道:“唉,你没有听说啊,最近江湖上可是不太平啊。”

    “可不是嘛,先不说那别的,据说那个逍遥派以前的掌门人叛离了逍遥派,这个事情你可知道?”

    那人又说及其严肃的说道:“嗯,这个事情现在江湖上面都闹得沸沸扬扬了,出了这个事情之后,这逍遥派掌门现在踪迹全无,也不出来解释解释,结果背负了一声骂名。不过我感觉事情绝对没有表面上的这么简单。”

    “你这不废话嘛?我也知道不简单,但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在旁边的龙弓子将这段话一字不漏的听在了耳朵里,脸色变的严肃起来,什么?逍遥派的掌门人不正是朝歌?怎么好好一派掌门竟然叛离了?

    这逍遥派虽然比不上这五大正派,但在这江湖上也绝对不是什么小门小派,实力也很强,就是这样的门派,一派之掌竟然叛门了?

    而且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叛”字,这朝歌不是就这样离开,而是叛?这个意义就要大不一样了,这其中有到底有这么什么真相?

    这个事情让龙弓子变得重视起来,自己只是在山上呆了一个月,下山之后竟然听到这么震惊的消息。

    其实朝歌这个人他也不认识,当然朝歌更不会认识他。这件事情也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只是对于龙弓子,朝歌掌门在心中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当初就是在雪亭镇的时候,他站出来为六扇门的追命铁手主持公道跟自己二叔对战。

    那时候正是他们之间的比斗让自己心中热血沸腾,自己还曾经以他为心中的榜样。

    看样子,自己这一趟还不能就这样先会武当派啊。还得先在江湖上探探风不成。

    这时候老板也递来了一碗豆腐花,龙弓子趁热吃完之后就先行离开了这摊子上面。

    走在洛阳的大街上面,可是龙弓子可是身上没有一分钱啊,这可要他怎么办,这洛阳可不是扬州城,现在也没有光释在身边。

    到底该怎么办呢?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缺钱。

    “有了,有办法了,”龙弓子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变的欣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