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在这个洛阳的淳风武馆当中,自己可是输给了那个馆主柳淳风。所以这一次只要再去挑战,就能将那一百两银子全部赚回来。这样就有钱了。

    打定了注意的龙弓子一个掉头就来到了赌坊当中,脸上露出一丝邪笑,想要去挑战馆主,还必须得有那五十两本金。

    来到了赌馆里面,里面依旧是人声鼎沸,一个个都没有闲情管进来的龙弓子,一门心思在吆喝着。

    这样也好,龙弓子随便走到了一个台子面前,凑了上去,他只会玩那骰子。

    看了看着桌上的局势。心中吓了一跳。

    这个桌子上面都没有个银子金子,全都是银票金票,这个桌子上面赌得这么大吗?

    那自己还是不要在这个桌子上面玩了吧,正当龙弓子准备转身走的时候,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人的脚。

    “是谁他娘的这么不长眼?”

    龙公子没有一皱,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但心想这一次是自己先踩到他的,想想还是算了。

    “不好意思!”淡淡的说了一句就准备离开。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不依不饶:“哼,你小子踩了我观沙堂胖爷,打算就这样走了吗?”

    龙弓子算是看清了这个人,果然就是一个大胖子,上半身裸露着,胸前全是恶心的毛,长得也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完全就跟流氓地痞没有什么两样。

    “我已经道过歉了,你还想怎么样?”龙弓子的脸色渐渐的阴沉了下来,根本就没有听到过这个人的名号,但是显然这个人是想找茬。

    “马上给我胖爷磕头道歉,叫我一生爷爷就放你小子走怎么样?”这胖爷对着旁边的人笑道。

    胖爷今天算是输了不少钱了,本来就是心中一肚子窝火,这个时候这个有个倒霉鬼敢踩他,自然要将气全部洒在他的身上。

    周围的人对着胖爷也是有所忌惮,看着胖爷这举动,也都是只是朝着龙弓子笑道,一个个仿佛就在看戏一样,惹到谁不好,偏偏惹到了这胖爷。

    龙弓子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动不动就喜欢报自己的势力,自己也从来没有将武当派搬出来唬过人。

    对于这什么狗屁胖爷,他反正是很厌恶,既然这里实在洛阳,那自己也要来一次,还怕吓不死你不成?

    依旧是沉这声音道:“你确定你要我给你跪下?”

    胖爷一愣,怎么还有这样的傻小子,自己都乐笑了:“你小子是不是脑子不够灵光啊?哈哈,不知道什么是跪下吗?”

    说着示意了一下站在两旁的手下。

    那几个手下示意,正准备一脚提在龙弓子的脚上,让他跪在胖爷面前。

    “等等!”龙弓子大声喊道。

    众人一愣,难道这小子还想挣扎不成?在胖爷面前还敢刷什么花招不成?心中都是一片蔑视。

    “要我跪下可以,那你们可先得问问洛阳吕家的人!”

    “什么?”

    胖爷和周围的人脸色大变,看样子这吕家的名头果然好使。

    “怎么?现在还要我给你跪下吗?”龙弓子反问道,看到这胖爷脸上变得有些心虚起来愣在那里。

    “你倒是说话啊?”龙弓子也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而再看看周围的人,一听这小子竟然跟吕家的人有关,他们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惹道吕家的人啊。

    刚开始那些看戏的人都纷纷离开了这台子旁边。只剩下了这胖爷和他的几个手下,他那几个手下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要不是自己主子在这里,在听到吕家这个名号的时候,早就跑了。

    这胖爷果然也不是吃素的,虽然他畏惧吕家的人,但不可能一下就被这小子吓到。要是人人都说自己跟吕家的人有关系,那岂不是人人都可以狐假虎威?

    “你小子跟吕家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龙弓子说道:“我的叔叔跟跟吕家的家主可是至交!”

    胖爷听到这话,心中更是,一般的人要是能够跟吕家的一些人物扯上了关系,那都已经很威风了,这小子竟然直接是跟吕家的家主有关系?到底真的假的?胖爷的心中感到非常怀疑。

    正当胖爷怀疑的或时候,这个时候巧的是。有一个人从另外一边的桌子上走了过来。

    当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龙弓子和胖爷的心中大惊,暗叫不好,怎么这个人会出现在也在这里?

    来的人不是别人,这个人正是吕家的大少爷,龙弓子最厌恶的那个人,这个人是不知道自己三叔跟他们的关系的,就算是知道也肯定不会帮自己。

    这样一来只怕是要拆穿自己了,没有什么是比吕家之人亲自说出来的话管用,心中一紧,只怕这一次要在这里动手了。

    吕家的大公子,这胖爷怎么会不认识?立马站起身来恭敬的弯腰道:“大,大少爷。”

    此时他心里也有些虚,这吕家的大少爷这是来为这小子出头的吗?

    这吕家的大少爷,龙弓子还不知道他的名号。

    大少爷缓缓的开口了:“观沙堂胖爷是吧?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得罪我吕家的贵客?”

    “扑通。”这话刚刚说完,这胖爷就直接跪了下来:“吕少爷饶命啊,胖子我是有眼不识泰山啊?”

    龙弓子正紧绷的神情也变得松弛下来,他觉得有些奇怪,这个吕家的大少爷怎么会帮自己?

    大少爷冷哼一声:“观沙堂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嚣张了吗?连我吕家的人都敢得罪?”

    胖爷跪在地上,他本来就胖,身上的汗大滴大滴的往地上流,瞬间地上就是湿了一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尿裤子了。

    龙弓子站在原地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这大少爷到底会要怎么做。

    “轰!”抬腿突然猛的一脚,这大胖子直接被大少爷踢飞,落下来直接将赌桌砸碎。

    旁边的那些赌客一看这架势,纷纷在这混乱当中摸了一大把钱就往外面跑去。

    没想到这一脚这么强,胖爷一下被这一脚踢得晕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