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淳风大惊失色,结果等了一下,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动静。当他缓缓睁开眼的时候,龙弓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的面前。

    还有些惊魂未定,看到龙弓子突然到了自己身边,更是下了一跳,整个人还有些发抖:“你,你犯规了。”

    龙弓子大笑道:“柳馆主,刚刚那是吓你的。”

    说完对着柳淳风的眼睛就是一拳过去。

    砰的一拳把柳淳风打倒在地。柳淳风惨叫一声,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眼镜。

    龙弓子满意的拍拍手:“柳馆主,我刚刚可没有犯规,没有使用内力,这一下应该算是我赢了吧。”

    柳淳风一脸无奈,这一次输的可真是丢脸了,

    不过他也不是那种赖账的人,虽然心中滴血,但还是将一百两银子递给了龙弓子。

    当看到这柳淳风那一只被打的眼睛的时候,龙弓子差点笑喷,但毕竟还当着别人的面嘲笑他人显得不厚道。

    拿着这一百两银子,龙弓子非常的满意的跟这吕天走出了淳风武馆。

    出了这里之后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吕天也跟着笑了起来,还别说的确有些意思,这龙小兄弟还真的有趣啊。

    “龙小兄弟,你这拳法我看不出到底是何路数,但看你这轻功可是武当的梯云纵?”

    龙弓子一愣,心中暗道,这吕天不愧是武学世家的人,眼力果然够尖,一下就看出了自己的来路。

    “实不相瞒,吕大哥,我的确是武当派的弟子。我的师傅正是武当七侠之一的别卓清。”

    既然被看出来了,拿自己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吕天此时显得有些惊讶,原来这龙小兄弟还是武当派的弟子?师承卓清真人,这倒是真的没有令他想到。

    “难怪龙小兄弟的实力这么强。”吕天说道。

    “过奖了,吕大哥你的实力才是真的高强才对。”龙弓子也恭维到。

    吕天一笑:“说起来,我们吕家跟武当派还有一些交情,你的师傅卓清真人的名声在江湖上那可是相当的大,当年你们的浮生掌门还亲自到我吕家做客,当时正是我父亲接待的他,正巧我也在场,能领略到浮生掌门的豪气,真是我的荣幸啊。”

    “噢?”浮生掌门还来过吕家?这他到是没有听说过。

    将这件事情办完之后,两人就先回去了。

    龙弓子也一个人回到了房间当中,关上门第一件事情,就是趴到床下看看自己的九天龙吟剑还在在不在。

    果然还在,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将布打开来,确认还是自己的那把剑之后,这才放心。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在吕家住着有些不自在,还是休息一晚明日就启程去逍遥派吧。

    晚上龙弓子就在吕家吃饭了,吕家的饭菜,虽然绝对不会比那酒楼当中的差到哪里去,但跟着这吕家的一大家子围在一张桌子上面,还是显得有些紧张。

    这里坐着的全部都是吕家的大人物,放在江湖上面都是实力高强的人,三叔又不在自己的身边,他一个外人怎么做得住。

    上次那个吕正也来了,他一眼就看到了龙弓子,这个人看上去虽然粗,但给人的感觉还是很豪气的,见到他的第一句话也是问三叔的事情。

    虽然听到三叔没有来有些失望,但反倒主动的跟桌上的人介绍了一下龙弓子,这样也让他没有显得那么尴尬,龙弓子也礼貌的站起身来给各位问好。

    其实他们这气氛还是很好的,只是自己毕竟是个外人,跟他们都不熟悉罢了。

    龙弓子在桌上看到了一个算是有些熟悉的女子,正那天在洛阳看到的那个女的,吕天的妹妹吕筱。这让他一下就想起了还有一个可怕的事情。

    这个吕家的另外一个少爷,此时还在自己武当派呢?而且吕家的人肯定还不知道他的去向,这让陶吕两家产生了不少的误会,而自己变成了这里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

    坐在这里变得有些心虚起来。

    正巧这吕筱也抬头看了龙弓子一眼,两人一对视,将龙弓子吓了一跳,手上的碗竟然一下没拿稳,掉在桌上,弄出了哐啷的声音。

    这让龙弓子显得无比尴尬,连忙给众人道歉。

    这点小事情,自然没有人说他,但这吕筱可不这么想,她脸上显得有些不悦,这小子的眼神明显就是被自己吓成这个样子的,难道自己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这个气氛还是显得太压抑了。本想着赶紧吃完就先离开这里的,结果总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还偏偏是自己想什么就来什么。

    这时吕家的下人突然来报:“陶家的人来了。”

    桌上的人一听陶家的人来了,都面面相觑,脸色全都变得严肃起来。他们心中也大概知道是为了何事。

    其实陶家跟吕家两家人隔得非常的近,只是隔了一个洛阳王府罢了,几步路就到了。

    这陶家的人也不多客气,直接就走了进来。

    这一次陶家来的人都是一些一看就是面带官相,一来五六个人。这些人想必就是朝廷的那些官员了吧,不过龙弓子一个人都不认识。

    吕正放下了手中碗筷总走了出去,看到此阵仗,只是对着中间那个人说道:“陶行陶大人,请问这个时候来我们吕家有何贵干?”

    陶行也扫了扫面前的状况:“看样子是打扰到你们吃饭了啊。”

    吕正道:“不敢,不敢,陶大人来了怎么能说是打扰呢?不知道几位达人吃过饭了没有?如果不嫌弃的话正好可以一起?”

    一听两人这语气,龙弓子就知道今天这事情只怕是不会这样轻易收场了。

    果然,话锋一转,陶行冷声道:“吕正,你就不必这样了,你们到底将你们家那小子藏到哪里去了?”

    一听到这话,还坐在桌子上的那些吕家的人脸色瞬间都变得不好起来,这一句话显然让他们很生气。

    吕正也不客气:“陶行,我们吕家还没有找你要人,你们反倒还跑到我们这里来了,你不觉得有些过分了吗?”